返回列表頁

  • 晚上教瑜珈,上課前,在墊子上打坐,一方面收攝、休息,一方面,也讓靈感流入身心。突然注意到,教室外的人,也都輕聲細語、躡手躡腳起來,看到大家體貼的心,也看到,寂靜迴向的力道,就是這樣,既簡單又不可思議。
    我們希望這個世界,有怎樣的風景、怎樣的故事,就自己先成為那風景、主演那故事吧。
    正好讀到這句法語:「謙虛來自信心,沒信心不太可能謙虛。」於是,帶著這奇妙的、謙虛與信心的合體,上了這一堂課。
    謙虛,使我謹慎、莊嚴。前往瑜珈教室的路上,準備就開始了,如同要上台演出的日子裡,對自己的作息、飲食、身體潔淨,總是格外照顧,也好像古老的祭儀,以「齋戒沐浴」來準備,其實,都是為了讓心念單純,對準天地。
    信心,使我放鬆、自然。不是對自己的信心,而是對「當下這一刻無可取代」有絕對的信心,不猶豫,也不懷疑,現在的自己,就是在最對的位置上,每一個舉動,每一個與彼此心念及感受的交換,都會讓時間飽滿,讓當下這一刻不增不減地完美。
    「生命是一種由衷、真誠、一種內在蘊藏的潛力。生命最大的潛力是什麼?一般就稱之為愛。當你活出生命最大的潛力,會有什麼感覺?叫做過癮。」
    下課後,男生說:大休息時,想起了第一堂瑜珈課,想起了學瑜珈的初衷。女生說:以前,從來沒有把整個肩立式系列做完過,今天做完了,好像,把自己給打包了。
    睡前打坐時,我看見大地闔上了她的雙眼,她向內凝視,守護著懷裡的萬事萬物安恬入睡。我坐在她的懷裡,也向內凝視,看到一顆安止的心,和體內酣然入睡的眾生。
    今夜落幕前,我想起了初衷,也把自己打包好,回歸神的懷抱。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呵,玩了半天的油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職場的父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