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參加由山林書院辦的「南橫生態之旅」。

    晚上是室內課程時間,陳玉峯老師講解南橫的植被植物及從日治時代至今的變遷。兼談土地倫理。最後討論時間有學員提到核四的議題,陳老師提出了以下建言:

    1. 台灣核能(電)政策乃舊時代為國安等背景下的產物,核四更是集最大風險與數十年無數變數的大成,本來就該直接由政府承擔任何後果,扭轉過往錯誤政策而立即中止,不必也不該藉由充滿爭議性的公投等技術性問題,轉移並逃避責任。

    2. 台灣經濟發展與電力供應議題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只要政府下定決心,循序漸進地開發多元再生能源、序列變更舊式照明或用電設備、提高用電效能或效率等,並全力轉型產業,依所有目前已知資訊,台灣沒有理由飲鴆解渴,持續錯誤的核電政策。

    3. 核四是數十年國際與本土的拼裝車,更是吸金耗財的無底洞;而高階核廢半衰期長達2萬年,迄今始終無能處理。考量核電及核廢的所有成本,必然債留子孫、遺禍永世;純依經濟效益、國家社會暨永世成本而論,核四早該終結,且該加速達成非核家園的目標。

    4. 「沒有核安就沒有核能、核四」、「沒有核安就不會公投」等宣誓,相當於「立即廢核」,因為全球無人可以擔保核能(電)安全!試問那一座出災變的核電廠不是「確保安全」的產物?一個零件有一個故障率,n個零件的組合有n個暨複合的故障率,加上人為操作、管理、天然意外風險等等,其風險風暴大得難以逆料;風險概率不等於零者,代表它隨時可以發生!考慮核安,只有先行立即廢核,再予通盤善後,根本不必再作「重新檢測核四」。

    5. 核電廠或核廢一旦災變,第一時間的救災與疏散之後,災民長期的民生暨社會龐雜問題,才是更嚴重的連鎖加乘議題。台灣地狹人稠,根本欠缺足夠空間、資源處置全方位的問題,因此,立即中止核四之外,中部及東部等區域應籌謀、規劃,核一、二、三暨核廢等相關災變後,全盤長期處置的大議題。

    6. 消除、降低風險本來就是政府最根本的責任暨功能之一,以目前的公投法處理核四議題,具有「以民制民」的技術性分攤責任暨投機之嫌,更欠缺世代公義的考量;任何制度、政策,一旦其製造問題的能力大於解決問題的能力之際,就該廢止、重議、新擬。

    7. 目前台灣核電廠、核廢等相關輻射究竟有無外洩,當局及民間應予儘速釐清,並謀求完善的監測辦法與因應。

    8. 人民有免於恐懼,免於被威脅、被恐嚇的自由,更該拒絕不負責任的政府執行表面合理、實質暴力的現行公投法。核四議題不該再對全民及世代進行身心凌虐。

    9. 政府、各行業界、全民早該加速創發無核國家新生計、生活、價值與態度,並早日規劃新規範。

    陳老師提出四項呼籲:

    1. 朝野各黨派、公職乃至全民宜藉由「立即廢核四」,開創台灣民主制度新範例,結束無謂的內耗與浪費,積極籌謀、策畫產業結構大改變,全方位開創美麗、安全新世紀。

    2. 政府應在立即終結核四的同時,限期安全處置核廢及核一、二、三的善後大議題。

    3. 反核、廢核、重整家園、開創新產經結構、締造社會新規範與價值觀,乃是這代人留給後代子子孫孫的最珍貴文化遺產與時代的責任風範。

    4. 反核、廢核正是開創台灣社會尚未存在的善良與道德,它是良心、良知、遠見、智慧、慈悲與大愛的總體現;它超越了所有技術性的問題;它奠基於人性的本質;它面對的是人性的總考驗!它是這代台灣人對全球生界的大承擔。

    數十年來,關於核能、核四的龐雜論議汗牛充棟,而我們之所以還能在此呼籲與爭議,在於幸運之神迄今一直眷顧、呵護著我們!反核、廢核是生命不可忍受的萬一問題;反核就是道德、廢核就是智慧;「我們是台灣人的好子孫嗎?我們是台灣人的好祖先嗎?」反核、廢核足以回答此一歷史命題!請政府立即「回收核四免公投」。


    普世價值 / 綠色科技

       

上一篇:紫蘇梅的甘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選校還是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