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小,媽媽就常說我「大主大意」,不受約束始終是我和父母之間內外交迫的一個衝突點。但當我自主時,又會很內疚!

    又或許是,內心仍有許多三心二意的有所求沒有淨化?

    沒有很用力的想,只是看著情緒、念頭、身體的疼痛來來去去。

    倒是有一個讓我非常訝異的發現。當我拿著衛生紙蒙著臉擦眼淚時,似乎被這個動作喚醒了過去的慣性,許多過去的衝動彷彿在每一次蒙臉擦淚這沒有出口的狀態下,就像要捲起沙塵暴似地開始湧現!悚然一驚,把手放下,調整姿勢,回到了中心線,身心狀況恢復了安穩。

    昨天在市場,意外地看到梅子,很開心地買了一包回家醃梅子,今天下午,就把梅子一顆顆地洗乾淨,然後放鹽巴殺青,當我手抓著梅子,這樣一顆顆洗著蒂頭時,突然感覺我的念頭也可以像這些梅子一樣,抓在手上逐一清洗,信心清淨,呵呵,嗯,突然深深感覺到「信」就像是清澈流動的清水一樣,逐漸洗滌著從小來自環境和社會中附著在身上的污垢。

    突然像是理解了「接天接地」,信,是生命只有天與地之間最純粹的關係才是最真實且永恆的!

    不迎不拒,讓每一個念頭都在對準天地中過濾、洗滌,逐漸還原梅子最美最自然的狀態。

    殺完青之後,要用愛浸泡,直到釀成鮮美甘甜的紫蘇梅,我是天與地之間至純至性的產物,每一個當下都是獨一無二時空的交會,這一生,突然明白了我是堂堂天物,不可暴殄!

    內心的痛是慚愧,慚愧過去對自己的所有鄙夷、棄置和暴烈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停下來就是契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命不可忍受的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