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二十年前在巴黎租房子的房東一家(先生台灣人,藝術家,太太中國人),前年搬回來了,今天太太來電,講到兩個孩子,也講到台灣的教育,她說她也跟著孩子一起讀台灣課本,發現怎麼台灣還是在教那些根本很容易就可以google到的細節(如一寂3-23日記所述相同情況),而老大回來唸語文專科,說怎麼這裏英文那麼簡單,都選擇題的,在法國,英文課從沒有選擇題,都是要寫作要表達的。她說學校應該要教世界觀教思考才對,可是,她說她從在法國看到的亞洲學生身上發現,亞洲國家好像至今都還是這一套,除了日本較好一些

    她說幸好他們能力可以負擔假期就帶孩子出國或回法國,不然,這樣的教育,真是障礙孩子的視野跟發展啊!

    臉書上幸佳慧去參加了森小辦的「國文想想」座談會後po出:

    「看完一本國文課本後,雙手掩面良久、長歎哀嗥:真想去居酒屋喝酒........

    過幾天又po出:

    「國中/小的國文課本讀著讀著,複雜情緒累積到最後變成鮮明巨大的恐懼,恐懼自己若生得出養得到孩子,真的不敢讓他在這兒上學讀書了!」

    又從底下的留言了解到,其實不少家長都看到問題了,可是,好像教育部官員們還是守舊得不得了….所有的年輕家長都應效法楊斯棓醫師的精神,那麼,就可以進行台灣教育改革的一領一了!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 不時聽到哥嫂之間與哥嫂對侄命令式的講話,甚至嫂煮好飯喊我們吃,也都是「呷飯啦!」聽起來都是不耐煩的口氣,而其實她只是要告訴我們飯煮好了可以來吃了,如此而已。也知道那是從小的習慣,因為被命令、被責罵慣了,真的不知道怎麼柔軟講話,就像我的同事寫英文信也是中式(令令)語氣,然而,雖是都能了解,但觸時還是不會很舒服。

    哥對侄的說話,就跟爸對我們說話的用詞和口氣一模一樣。又比如媽,已經是很隨和、很開明的媽了,但她要請我們幫她做什麼事,也還是習慣性的用長輩對晚輩的命令口氣,我知這不是她的本意,也因為平常多少會分享會提醒,所以當我跟她說,媽,妳要怎麼怎麼講比較好(我示範邀請的口氣),媽真的很可愛,聞過則喜,立刻就不好意思,改用邀請的口氣重講一次,但她一輩子已經太習慣「孝順」的價值和思維,很難真的就改過來。這讓我有一些警戒:如果我的一些不好的習慣,沒能及早退位讓好習慣內化,當我老或病到無力氣再遮掩、只能表現出「最自然」時,那會是很可怕的迴向啊!真覺得這樣不入流的表達方式,不能一代再一代下去了。

上一篇:創作是抵抗冷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尋與伺的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