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時間接到來電「很多學生請假,會出席的只有三四人。」

    「人數這麼少,要不要延期?」
    我問自己?

    「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試試看。」
    回覆,照原定計畫,結果,出乎我意料,8人出席。

    今天邀請協助華光社區的學生徐亦甫來解說,讓年輕人來帶年輕人,我在旁邊學習並補充。

    「這一家在做資源回收,她還有個類風溼關節炎的孩子,沒辦法工作,因為她有低收入證明,所以可以申請社會住宅,但是社會住宅只能居住三年,不是永久居住;而且她不一定能申請到一樓,她的孩子又行動困難.....。」

    「這是王大哥林大姊的家,昨天才剛拆,他們本來欠政府一兩百萬,現在跟政府和解了。」

    「現在還留下來的居民,大概有幾種類型,第一種是無力搬遷,第二種是不願接受政府不公平的對待....。」

    亦甫對社區很熟悉,每家每戶都說得出他們的故事,解說時,若有居民經過,亦甫都會打招呼,順便提醒他們下次開會的時間,他們的對話很親切,可以感覺彼此熟悉的程度。

    感覺找亦甫來解說,是個很棒的選擇,他對華光社區的關心與用心,對公共議題陌生的年輕族群而言,是一種很不同的生命展現。 

    「你會不會怕黑道幫派找上門?」

    「當然會怕,不過,華光社區這個案子,裡面的利益太大了,一般建設公司根本吃不下來,最主要是類似像遠雄之類的財團,這些財團也不需要找我們這些學生的麻煩,他們就直接跟政府施壓,想辦法用公權力把居民趕走,就可以拿到土地了。」

    「可不可以介紹你們的團體?」

    「我們大概有二十幾個學生,本來是關心紹興社區,現在紹興社區的居民已經跟台大達成和解,又因為華光社區紹興社區的狀況很像,所以,我們就過來協助華光社區。」

    「每個時段我們都有排班,每班大概是兩個人,每週晚上跟社區居民還有開會....。」

    「你一天大概花多少時間在社區?」
    「我大概是六小時,一個星期至少二十小時以上。」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錯,還是記錯,天啊!
    「為什麼願意花那麼多時間在這裡?」

    亦甫笑一笑,好像有點難回答,然後淡淡的說,「就是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在社區繞了一圈,看到很多破落不堪的實況,對同學而言,相信是有些觸動,有位來自南部眷村的學生,他的感受就很大,「我感覺北部抗爭的力量比南部大,在南部,政府貼張公告出來,我們就會想辦法在公告時間以前找到房子,趕快搬出去,政府拆遷的動作好快,很少人會想到要抗爭」,他繼續說,「我很懷念我家門前的一棵大樹,就這樣被砍掉了。」

    另外一位學生問著「都更不好嗎?」

    亦甫很溫和的回答,「不是都更不好,而是政府的方式太粗糙,沒有照顧社會的弱勢,像華光社區有七百億的利益,政府財團拿一兩億回饋居民,也是合理,但是,財團跟政府都不敢開先例,…。

    「我們的公部門只要碰到跟財團有關的公共事務,都是自動退讓,現在會阻擋都更的只有兩件事情,一個是古蹟,另外一個是大樹;我們的文化局文化部,從來不會為了維護古蹟,跟財團抗爭,甚至為了方便財團進駐,他們乾脆自我放棄,明明是有紀念性的古蹟建築,文化局就放著不管,也不指定為古蹟,把他們當作一般建築來處理,讓這些建築物年久失修,倒塌了、被燒了,這樣就可以很輕易的變更地目。」

    「樹木的處理就更簡單,就是找人來環狀剝皮,這棵樹就死掉了,而且法律內容很奇怪,百年老樹還可以移植,不一定要原地保留。

    亦甫解說告一個段落,大家一片安靜,我想對這些年輕人而言,真的是初體驗--他們從亦甫的眼中,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台灣社會。

    離開前,亦甫宣傳著下一波的學生行動。

    「想了解華光社區的訊息,可以上臉書,我們有粉絲專頁。」
    「去年3月28日士林王家被強迫拆遷,今年3月27日華光社區也要被拆遷,我們計畫發動學生來守夜抗爭,人數大概是四五百人,到時候,警方一定會排出優勢警力,一定會抬人,如果你願意,可以過來跟我們一起守夜,一起體驗被抬的滋味,我們估計大概到早上九點多結束。」

    很欣賞亦甫,他全身散發出一股不急不徐的溫和風,不同一般社運學運的慷慨激越,似乎更有說服力。

    華光社區逛了兩個小時,下一站的安排是「體驗和果子」,拜訪創立於明治十年(1935)的明月堂。

    事前就跟店主楊小姐講好,請她準備年輕人喜歡的草莓大福,楊小姐很好客,她把店裡有的季節特產都搬出來讓學生試吃,算一算,學生大概吃了四五樣口味。

    這家店的產品有什麼特色?

    「口感很純,跟外面的真的不一樣。」
    「草莓大福跟便利商店的差很多。」
    「原本以為日本的麻糬很甜,其實一點也不會,吃起來很細膩。」

    講到吃,他們就很主動了。

    店主楊小姐在介紹時,有段話,讓我蠻感動的,「明月堂的名氣很大,我們的產品比日本的還精緻,但是,賺的錢不多,只夠工廠開銷,因為我們完全憑良心賺錢,絕對不加防腐劑、香料,這是阿公堅持交代的。」

    學生有親身體驗過,我想他們會記得好食材的口感,他們會明白這家果子店所傳達的精神。

    好玩的是,原本學生已經有點累了,沒想到進了明月堂,吃吃喝喝聊聊,又有精神了,居然呆了將近一個小時。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 延伸閱讀: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124/34790836/

    法務部長曾勇夫1月9日在立法院語出驚人:「兩人權公約的解釋只是參考而已。只有要參照,沒有要遵守。」直到近日法務部曲解監察院就華光社區的調查報告,以及函釋警察執行公務時民眾的反蒐證違反隱私權,顯見勇夫在立院並非虛言。作為兩公約統籌機關,3年來已花納稅人約1500多萬元預算,用在倒退嚕的「人權大步走」,其首長竟「沒有要遵守」公約內容,不但傷害部內努力推動公約的基層公務員,甚至狠狠搧了馬英九總統兩個耳光。(01-24-2013 施逸翔)

上一篇:說「不」,是關係的開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驚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