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和品保主管談完公事,邀請他週日上台北參加一日禪,他猶豫不決。

    刻意問他:「如果現在就死,你會有遺憾嗎?」
    他想了一下,說:「應該有。」

    問他會有什麼遺憾,
    他說:「感覺沒有留下什麼值得讓後人懷念的。」

    問說:「什麼樣的人會讓人懷念呢?王永慶會嗎?」
    他說不會。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們來這世間是為了什麼?」
    他說不上來。

    「間單地說,就是為了圓滿彼此的關係。」為了滿緣而來,所以緣滿了,就可以無憾地離去了。
    「怎樣的關係才算是圓滿?孝順算嗎?」

    「孝順是封建社會的錯誤觀念。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父要子亡,子不能不亡。這樣的關係是不對等、不合理的。這裡面缺少尊重。圓滿的關係是自然、尊重而不造作的。」

    歷代朝廷儒官用孝順綁架人民,人民有了天賜的孝順觀念,就可以堂而皇之的「養兒防老」,華人怕老怕病又沒社會保險老人保險,有了孝順就可駕馭子女與媳婦,統治者御賜孝順倫理,被統治者就樂於以忠貞不二的順民節操回報,從此不關心政治,對滿朝文武的濫權瀆職不聞不問,什麼都不要,只要家庭圓滿,滿朝文武要的是權,順民要的是孝,各取所需。「忠孝共生」形成華人奇特的綁架文化。

    跟他解釋中華封建大家長是崇尚儒家的愚民政策造成的,所有的人民都被儒家思想教育得不敢反抗,成為奴隸。連佛教也歸附於儒家,「莫說他人短與長,說來說去自招殃」,最重要的不說長短,是不過問公共議題、不要議論別人封侯拜相、升官發財是不是合法與正當。只有懂得體制外革命的人,才有可能順天應人、改朝換代,篡位當皇帝,但前提必須是民不聊生,再怎麼貪腐都不構成改朝換代的條件,因為貪腐與朝廷本是共生共犯的結構。年青的劉邦和項羽見到秦始皇,分別發出了「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和「彼可取而代也」的慨歎,劉項二人後來果然以武力成就了楚漢霸業。

    他談到大中國的思想,說下午訓練課程的講師提到去中國看到企業規模好大,台灣所有的企業加起來都沒有人家一個大。我說台灣雖小,但人民的素質可以很高,提醒他重質不重量,這不是中國的大可以比擬的。就好像不丹國家雖小,幸福指數很高;歐洲的小國如列支敦斯登(位在瑞士奧利地之間)、盧森堡(位在法國德國比利時之間),他們的國民個人生產毛額遠在世界大國之上,他們是舉世尊崇的歐洲小國。

    引述了8年前《中央廣播電台》的《台灣觀點》:在世界稱羨的歐洲聯盟會員國裡,所有模範生都是小國家。失業率最低的是盧森堡,經濟成長率最高的是愛爾蘭,通貨膨脹最低的是芬蘭,生活品質最高的是芬蘭、冰島、與瑞典,國民個人生產毛額最高的是盧森堡,兩性最平等的社會是挪威、冰島與瑞典,最大的農產品輸出國是荷蘭,荷蘭同時也是全世界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農產品輸出國,而援助他國佔國民生產總毛額最高的是丹麥。

    臺灣也是歐盟對外貿易的重要典範。臺灣人平均每人對歐盟的貿易量超越美國,是歐盟前十大非歐洲貿易伙伴的第一名。2003年每一位臺灣人賣給歐盟的商品和服務遠比美國多50%,是中國的15倍。對歐洲社會以及臺灣來說,小國不是弱點,反而是國家發展完美的驕傲,這是值得臺灣人民在思考其未來與發展方向之時可以借重的最好典範。盧森堡人母語說的是盧森堡語,同時會講流利的德語、法語,無法想像盧森堡人會對母語依賴。臺灣人對華語的依賴已到了病態的界限!

    他聽了才恍然大悟,差一點又再一次中了大中國思想的毒素。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核廢料不是我製造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個交心的午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