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開産銷會議時,面對國外業務主管的情緒性發言,身心不自然地有緊,看到身心的緊,未生之惡令不起,沒有生氣,但也沒有回到中心線,面對境界不夠由衷,質疑說有必要這麼情緒化嗎?對方知道無理,就不再發言。看到沒有安住在中心線的問題點,是無法由衷柔軟謙虛地回應。

    下午開産銷會議,會議開始沒多久,台灣業務代表提出了一個新客戶訂單需求,系統整合主管就說必須要申請特殊客戶需求,要求台灣業務單位提申請。因為這其中牽涉到兩個新舊公司的運作,而系統整合主管也是新公司的業務負責人,就說這應該是他處理就可以了。

    這時國外業務主管突然插進來說不對。他堅持要台灣業務人員提申請。我看到他這麼突兀,不知以為知,想到他完全不了解新舊公司的運作,就跟他解釋,他不聽,也不許系統整合主管再發言,我和他之間雞同鴨講,無法溝通,說話的聲音提高了八度。這時忽然聽到他口氣切換成驅動輪打滑空轉,情緒化地發洩起來。

    聽到他說話情緒失控,每個人都緊張起來。這時的我,倏地給視野死角遮障,中心線偏移,不能由衷看到對方的困難是「沒有能力不生氣」,一味認定他這樣是無理取鬧,就跟他說:「有必要這麼生氣嗎?」對方聽了,當然不服氣,內心憤憤然,質疑到底誰先沒耐性的!如果當時身體夠鬆,就能夠看到對方的真心是想要跟別人沒有距離,就會由衷柔軟地、謙虛撒嬌地回應:「歹勢呢!厚你這恁受氣。」對方沒能量,該給能量才對。

    當觸境時,身心能夠安住在當下,才會有主體性,才不會隨著境界起舞,才是主動帶路,才是幫對方找到路,找回最真的自己。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婆媳對待的「脫古改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人比台塑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