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鄭進一的歌『老爸』,聽著聽著,想到去世的父親。

    記憶中的父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

    父親只讀小學,受的是日本教育,小學畢業考上中學,祖母以家境關係,不同意他就讀,他氣得離家,到朴子去打拼做棉被工學徒,20 歲被剛毅持家的守寡祖母叫了回來,和未曾謀面的母親成了家。

    他們生養了七個孩子,一生為家、為友、為鄉,就是不懂得為自己。

    父親自己學歴不高,所以寄望我們好好讀書,拿到高學歴。他前半生為家人做牛做馬,不管自己再怎麼苦,都概括承受,只希望家人可以過得去,不用流落街頭。

    他吃穿都是最省的,但省吃儉用做工存下來的會錢,常常給親朋好友借用一去不復返,有時連給孩子讀書和家用都不夠,他才很不好意思地去跟人家拜託還錢,人家還好像是施捨般,還的錢可能連利息都不夠。去世多年後,以前鄰居的小孩主動拿幾十年前借的本金來還,媽媽說願意拿來還,已經是很好了。

    他一生敬謹供奉神明,因為家鄉沒有大廟,他發願在生命最後的幾年,在同宗最有錢的好友的籌措經費下,去中國七次選購建材、託運回台,獨力監造完成村中唯一的宮廟。當時出差的錢,全部由他自己認捐,不曾報過公費。

    父親生前,窮得每天穿著舊衣舊鞋,但他跟同鄉最有錢的人來往,仍然不亢不卑,還能和對方一起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家鄉父老族人的福祉而奉獻後半生的心力。

    我們長大後,跟父親最大的隔閡是對政治的認知,被國民黨洗腦幾十年的我們這些兄弟,每到選舉跟父母就變成死對頭,感覺這是父親生前最大的遺憾。

    希望父親在天之靈,可以微笑、安心。做人子的我,已經真正的認祖歸宗,發現自己是真正的台灣人,以做為台灣人為榮,也願意為台灣人的自由民主與人權而奮鬥。

    親愛的老天,

    慚愧過去的無知,
    不曾入父親的心,
    也沒能回饋父親的愛,

    相信父親的愛是真正的愛,
    願追隨父親的愛,
    將這樣的愛迴向世間。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 站長的話:

    也來聽聽方文山作詞、周杰倫作曲的阿爸,周杰倫洪榮宏演唱。

     

上一篇:到地中海的願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婆媳對待的「脫古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