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嘉義營隊看了《長夜將盡》(Long Night's Journey Into Day),覺得頗震撼!這部受難事件的紀錄片拍攝於13年前。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用特赦換取真相,用真相換取和解」那種仇恨的化解、心頭負擔的放下,是當事人(亡者家屬)怎麼也料想不到的,相信每位看影片的人都很感動啊–台灣(的二二八大屠殺)若有可能也有如此的真相,多好!

    可這目前仍然有相當大的困難,因為台灣的國家認同歧異,長期執政的猶是當年發動屠殺的國民黨,如今黨國還是許多灣人趨炎附勢的對象,這個共犯結構與地方派系結合,向企欲併吞台灣的中國靠攏,根本不可能做這種挖自己瘡疤的事,技巧上「加害人」更懂得設局,引鱉入甕、鳥籠公投,還擅長推出宗教洗腦,說過去已經過去,不要過不去。

    有人說:「可以原諒,不能忘記」,但這句話很荒謬很糊塗。林世煜說:「我們連『知道』都不知道,怎麼忘記?連要原諒誰都不知道,怎麼原諒?」他感嘆最大的癥結在於台灣人沒有共同的歷史感,沒有如南非TRC(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以公眾廣泛認知為目的的社會教育。

    「台灣為了轉型,犧牲正義」,但是「忽略了正義,轉型不會成功」。林世煜認為,民眾不去思考轉型正義的好處,社會價值便不會真正改變;因此今日台灣只有「程序性民主」,無法落實「參與性民主」,民主政治從未生根,封建暴政隨時都可能反撲。

    影片裏一位白人太太的親姊姊被炸彈無辜殺害,她的種種態度表情說話,都讓人印象非常深刻,因為她就像不知民間寂苦的「天龍人」,完全體會不到黑人長年被壓迫被不平等對待的苦,她只想到「我們有什麼錯?」超像某位總統的神態!「隔離政策又不是我們同意的!」「我姊姊為自由而死,她才最偉大!」(看到電視上丟炸彈的黑人獲釋回家,受到英雄式的歡迎,她非常地不能接受)。

    這位白人女士讓我了解到:到處都有天龍人,對公眾事務冷漠的既得利益者。這也告訴了我們,只要對他人的苦難無知無感,放任世間苦繼續擴大,有一天災難就會大到降臨我們身邊的。

    強烈對比的,是美國女大學生愛咪的父母,愛咪是因為崇拜曼德拉而去南非幫忙的,沒想到被憤恨不平的黑人誤以為她是當地白人而殺害,愛咪的父母覺得對女兒最好的紀念方式就是:幫忙促進南非族群的和解,所以他們原諒殺害女兒的人,也親自到南非,拜訪兇手的親人,並且和他們擁抱。

    真正的和解,就是這樣吧!幫亡者活出他們生命的最真最善最美,活出他們的最嚮往。

    相較起來,台灣要實施這樣的「轉型正義」,也許仍相當困難,但從網路得知,南非長期的種族隔離,即使取消隔離已過二十年,也是「名亡實存」,德國轉型正義算最進步了,但仍有不少納粹黨死不悔改的跟隨者。各個國家都有各個國家的問題,但就像普世價值的學習,真的能夠讓人有封天禪地的中心線,頂天立地的人格,不再被那麼多的價值亂象模糊焦點。因為知道了方法、看到了路,就有更多的謙虛能量和慈悲信心,繼續直心行去。

    324日,是聯合國瞭解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真相權利和維護受害者尊嚴的國際日,轉型正義對一個國家的正常發展與民主發展至關重大,台灣不應該再繼續落後於德國、西班牙、巴西等國際社會。

    全世界都在看台灣,只有台灣人不知道。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關不掉的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軍警的天職是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