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回娘家和爸媽吃晚飯。

    在餐桌上,問爸爸有沒有讀我寄給他的戴傳李(我的二舅)訪談記錄。爸爸說有。其中有些事他都是第一次知道。

    然後我把話題引向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媽媽說她到現在還記得,她和二姊(我的二姨蔣碧玉)一起被逮捕的那天,她被打了一巴掌!媽媽被關了三個月,二姨被關了四個月。她們的哥哥(我的二舅)則被關到綠島。媽媽說,在監獄裡,她們都在唱歌!

    跟媽媽說,表哥(二姨的第三個兒子)當初考上台視,因為父親是鍾浩東(我的二姨丈),身家調查沒通過。我比較幸運——那年(1983)考上了中廣海外部,不曉得是不是沒有身家調查,我進入了中廣工作。

    爸爸回憶說,民國42年,他跟媽媽結婚後,帶著媽媽到菁桐去定居。

    菁桐當時算是偏遠地區。要到台北,得換二趟客運車或火車,單程都至少要三個小時!

    到了菁桐的當天,警察就來「訪視」。之後三不五時就來家裡「戶口調查」,還要求媽媽每二個月得到瑞芳的警察局報到一次。

    媽媽有去報到過一次。後來是爸爸不堪其擾,跟國民黨的特務說,你們再這樣騷擾我們,我就帶頭反你。

    爸爸那時雖只是煤礦的基層幹部,可是憑著他台南工學院(現在的成大)電機系的背景,解決了地方和煤礦用電的問題,對公司和地方貢獻很大。國民黨的特務也得敬畏他三分!後來他就不敢再騷擾爸媽了!

    話題一轉,爸爸笑呵呵的講起往事。87歲的老人家,腦筋依然清晰得跟電腦一樣。

    我說,我只記得,爸爸是菁桐的第一號人物,礦工們和他們的家人們,簡直把他當神在尊敬愛戴。大家都聽他的!

    問媽媽,妳住菁桐那十多年,應該很快樂吧?

    媽媽臉上浮現笑容:15年!當然囉!我們那一共四個好朋友,一起玩撲克牌、跳舞、做包子、天天互相串門子…

    其實菁桐也是我最美麗的回憶!一直到我要讀小學五年級時,因為姐姐也考上了台北的初中,爸媽毅然決然把家搬到台北。爸媽說,我們的教育最重要!

    今晚爸媽都開心!媽媽第一次跟我講白色恐怖。我鼓勵她要講出來,這樣後代的子孫才能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喜樂氤氳的合與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關不掉的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