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扭曲的教育下,我們不會思考,分不清資訊和意見的不同,也不懂得公領域與私領域的分野。<真正的春藥是權力這篇文章,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分析案例。該文討論的重點,是討論媒體報導的社會現象。新聞報導與新聞評論不同,新聞報導,要提供時、地、人物與背景,新聞評論,則是在講現象背後的深度與可循的脈絡。

    此文沒有評論媒體報導的「事實」,只是透過案例講述它涉及了權力交易,以資說明佛陀講的「愛取有」——欲愛、有愛、無有愛,也就是欲貪、有貪、無有貪。同時檢視欲貪和權力的迷執所造成的苦難,讓我們更清楚了世間學問與宗教思考的連結!

    528美國網路新聞媒體《博訊》,獨家報導章子怡薄熙來的傳聞,它在引述資訊時一定有相當的根據。核實指的是對消息提供者的核實,不是指章子怡有沒有承認,媒體提供的只是資訊,媒體的責任是盡其所有的告知,包括章子怡公開否認

    是不是八卦,以私領域和公領域區分。如果圖文並茂地報導章子怡與猶太裔男友在海邊「天體」,與香港闊少在豪華跑車旁擁吻,我們不妨稱之煽腥八卦,與公共利益無涉。如果報導的是章子怡薄熙來,因兩者都是公眾人物,事關政治案件的重要環節,就會被拿出來檢驗,他們之間的「性交易」涉及賄賂,不是賣淫,肯定會受到公評!

    真正的媒體有責任把任何與公共利益有關的資訊公佈在媒體上。媒體不能証明有無、不能批判對錯,媒體提供的可能僅是「片面的事實」,不可能提供「全面的事實」,即使有公權力的司法官也不可能。一般人以為媒體一定要提供「全面的事實」,這是對媒體的誤解。

    「批判對錯」是讀者的事,「証明有無」是檢察官的事,「判有罪無罪」是法官與陪審團的事,「真的有罪嗎」是上帝與自己良心的事。

    千萬不要將媒體報導等同檢察官偵察起訴。媒體只有信譽與責任,沒有「公權力」侵入性。偵察起訴,涉入「公權力」的侵入性。偵察極易誤導,所以法律規定「偵察不公開」,起訴對人身自由與名譽侵犯極大,所以濫訴、濫押,都極為惡劣卑鄙。不要只在乎章子怡薄熙來的聲譽,不要以為《博訊》不在乎新聞專業者的聲譽,做為一個代表公共知識分子的自律媒體,《博訊》一定知道新聞專業者的責任。對個人的私領域,我們謹守尊重的分際,絕不以「邪淫」批判對錯。我們要討論的是公共利益與世間苦難的關係。

    可喜的是,現今社會對私領域的容忍度很大,不再以自己的價值觀論斷別人,這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成熟表徵。媒體報導的「事實」,與檢察官起訴的「事實」,都可能是片面的,都可以提出反証的。只要不是賄賂,都不需要多餘的批判,重要的是尊重與包容。如果我是章子怡,我會輕鬆的回應:「一夜600萬人民幣?我有這麼傾國傾城嗎?如果涉嫌賄賂,我不會被起訴嗎?」

    真正的記者一定會在乎自己的信譽和責任,我們可以從記者或是新聞網本身看出它消息來源的可靠度。

    公眾人物本身對自己的行為,確實要比一般人多一些謹慎,否則一不小心陷入緋聞,理當無可避免,而公眾人物本身對處理事件的態度,也可以看出他個人的修養和智慧。

    世間資訊如微生物繁衍,微生物有益有害,需要的是思考力和判斷力的免疫力培植。永遠用不知道、不判斷的謙虛來虛己以待,才能空出心來,學習真正的知識。只有心大於境,才能主動,才能進入念覺支和擇法覺支,用宗教思考來校正偏離公平正義的世間常識。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殘殺而無罪惡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家領導人的歷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