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考大學時,是先填志願再考試再分發,當年選填志願時,看到政大政治系,覺得這一定是政大最專業的科系,就填上去了。

    那個年代政治是禁忌,我完全不知道政治是什麼。

    沒想到就這樣進了政大政治系,記得爸爸只說了一句「我們台灣人唸政治是不會有前途的」。爸爸一向尊重我,我也不以為意。

    念書時,從西方的民主政治開始談起,心中充滿了理想與嚮往。

    考研究所時,更希望知道中山先生為中國人規畫了一條怎樣的民主大道,所以選擇三民主義研究所,一心只想報效國家,早日實現中華民國的現代化,拯救大陸苦難的同胞。

    畢業後開始教書,更是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為主要職志,活得很認真很有使命感。

    一直到接觸比較多的台灣歷史,看到國民黨的貪腐霸權、欺壓弱勢,才大夢初醒。

    我想每個人都是純潔熱情的,都很想發輝自己的良知良能,都希望對別人對世界有所幫助。

    記得大一的政治學,對政治的定義是「政治是一種資源的分配,決定誰得到獅子的一大口或老鼠的一小口。」民主政治就是還政於民,透過主權在民、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定期改選、權力分散、互相制衡等制度,來實現自由平等、公平與正義。

    民主先哲知道人有自私貪婪的傾向,權力太迷人、誘惑太大,所以權力很容易會傾向集中,而集中的權力會傾向腐化,權力大到扛不起責任,所以極力主張要透過分權制衡與直接民權來避免集權。

    民主政治是人類所能找到比較中的最好,而合理的制度更依賴公民普遍的覺醒。權力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各國都是透過無數次的奮鬥,才能逼使既得利益者放棄貪得無饜的權力,所以一定要進行公民教育,蔚成普遍的政治文化和民主生活方式。

    尤其東方文化原本就缺乏個人選擇權的尊重,一向重大家長式的頭人政治、缺乏憲政高度的法治,講世襲的人情、不論平等的公義,非常不利於民主政治的生根,因此,公民自覺的主動參與非常重要。

    三十幾年過去了,當年的豪情壯志未改,只是情況依然險惡,國民黨不但欺騙依舊,更傲慢的漠視民意、醜化民粹,加上中共的箝制與滲透,民主、人權與法治何時才能生根,何時才能成為我們的普遍價值,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政治是眾人之事的管理,每件事都跟政治有關,祈禱大家不再把政治當成骯髒的事,而是每個人都樂於關心投入的事,到這一天台灣的政治就清明有機了。

    我愛政大政治系,在那兒不但揮灑過我燦爛的青春,也培養我正直正義的人格,我深深感恩。

    只是心中更有深深的慚愧,慚愧我們還是未能導正不義的國民黨,未能建立台灣真正的民主法治。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北台灣核災一年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學法路上的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