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早上醒來時,子宮很有感覺,於是起身去上洗手間,果然,月經來了。很準時。

    靜坐時,先用雙盤上座,沒多久就感覺到,體內彷彿有一條大河,需要往下流動,雙盤的腿,讓出口變得太窄小,於是,我就改成散盤,讓髖關節外轉的角度更大,雙腿貼地的面積也更大。

    坐著、坐著,我的下半身,變成了含水的土壤,我感覺不到呼吸,因為空隙都被水分子填滿了,頭腦也沒有氧氣,整個身體彷彿回到子宮裡,沒有呼吸,只有一種近似心跳的脈動。

    感覺好累,腰桿子直不起來,沒有躺下或鬆腿,選擇繼續盤著腿、只是讓上半身往前趴,髖部、下背部,都獲得了更進一步的抒展。昏睡過去了一下,起身,調換左右腿的前後,上半身再前趴,又昏睡了一下。

    這次睡完起來以後,脊椎突然充滿了空氣的泡泡,直灌入腦門,身體變得乾爽、清醒、溫暖,我就繼續坐著,聆聽肺葉自然開闔的韻律,聆聽薦骨、髂骨間親密的電報訊息,如情人在耳邊的細語呢喃,如此幸福、甜蜜。

    月經,是珍貴的禮物,每個月,至少一天,提醒我要跟身體好好約會。

    突然想起《流麻溝十五號》一書中描述到,女性被關很不方便,月經來的時候都是用破布,洗好了又沒有地方晾,張常美阿嬤被抓(當時十九歲)的第一年,月經完全沒有來,後來她才知道,大家的月經都不會來,就算有來,也是格外地痛,因為打擊太大,太害怕了。

    這些受難者的身體,是在替整個社會承擔苦難啊。深深地願,願前人的犧牲,能夠喚醒後人對自由的珍視,對民主與人權的捍衛,願這樣的苦難,不要再輪迴。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臺灣人歧視臺灣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三月是爸爸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