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一個人很安靜的吃著早餐,一口一口的咀嚼著有點嚼勁的全麥吐司。一上一下的咬合就像一刀一斧的鑿著口中的食物。想起米開朗基羅說,他是用雕刀把禁錮的生命從石頭中解放出來。我每一用牙劈斬吐司,原本無味的吐司就把它封藏在方塊裡的香氣與味道釋放出來。每一次的嘴巴合起,舌與口頰就觸到碎成細塊的吐司所釋出的麵粉與麥粉的豐甜,每一嘴巴往上提,陽光與烘烤的香氣就竄上鼻稍,吐司的靈魂又活過來了,與我身體做著交流。

    與朋友談到這次台日棒球的對決,我們都感覺其實雙方都很精彩,但台灣的個人爆發力較強,日本隊卻是有知己知彼的戰略,持久力較強,所以台灣隊總是先盛後衰,日本隊卻是在最後有驚艷的表現。

    最近偶而會翻翻吳祥輝所寫的「驚恐日本」,他個人不是很看得起日本,總說他們是集體主義,不容個人有太突出創意的表現。他們雖然有禮貌,只在服務時間內表現。日本女人地位低,女孩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打扮等等。但我想起之前曾在日本參觀過一次茶道的課程,從煮開水開始,到喝下茶,中間要經過非常多細膩繁複的過程。也許從早期流傳到現在,茶道已經變的形式化、客套化,很多台灣同學不耐要等待那麼長久的時間,說:「為什麼要那麼麻煩,不過就咕嚕喝下去而已」

    當時我也覺得太繁瑣,但因為現在學過法,想起他們從進教室前,就要穿上正式和服,然後跪下身子謙虛而寂靜的正坐在位置。喝茶前要轉動茶碗,欣賞茶碗的美。喝茶時僅能淺嘗一口,喝完茶還要細心的擦拭掉口痕。吃的點心也是依四時變化而有不同造型口味。在喝茶過程中,一切動作都要清淨優雅緩慢,每一個人都要靜等前面一個人喝完後傳來茶碗才能喝。

    茶道又講究「一期一會」,所以每一次的茶會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氣氛。由於整個過程非常緩慢且像儀式般莊重,所以能修煉出日本人凝鍊,沉得下氣,能在細節中表現美感的民族特質。而反觀我們,雖然有時有個人創意,但都流於膚淺不耐,也就無法最真最美到最後。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核災是危言聳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要上課我反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