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自從行政院長拋出核電公投以後,台灣社會的反核運動能量,彷彿進入了一個新高點,許多以前不曾表態的演藝界人士,也都一一站出來發聲,而來自各行各業的公民,也自製影片,懶人包,整理數據,寫文章,甚至各種藝術形式,來發表反核訴求,反核,似乎成為一種政治正確的潮流。

    然而,幾天前,台北大學社會學系的王傳睿投書,卻暴露了台灣社會更深層的、對歷史無知、在普世價值上假中立的危機,該名學生警告民進黨「不要將核四公投降格為反馬公投」,「不要變回低俗的藍綠之爭」,但正如網友Jun-Kuang Chen的回應文「反核是誰的戰場?」所述:

     從歷史來看,台灣的反核運動本就與藍綠之爭關係密切林義雄、公投盟、綠營政治人物早在1996年就提案「永不再建核電廠」,2000年扁政府停建核四(國民黨以總預算脅迫續建),其後多次阻擋核四預算、提出「非核家園」的議案、還有令人感動的千里苦行

    有人說:「綠營介入、會影響親藍民眾的反核意願。」但是他們卻不擔心「藍營介入、會影響親綠民眾的反核意願。」難道只有親藍民眾才是人、其脆弱感情才需要被照顧,親綠民眾就不是人嗎?

    核四問題之所以存在,是因為藍營黨產實力遠勝綠營、又與「國中之國——台電王國」極力護航核四的結果。核電不是藍綠共業,更不是人民造的業,臺灣核電商轉34年來,從頭到尾都是國民黨一黨獨大的行政權在掌控的(只有陳總統任內,朝小野大,才由國民黨的立法院預算權決定)。(請參考核電是共業嗎?」)

    真正的中立,不是只去批判民進黨黨團反核不夠徹底,而更應該去要求國民黨黨團,不要一方面提出「停建核四」公投,另一方面,又在暗地裡全力推動核四續建。

    反核的真正精神,是反對一切未經民主程序就強迫人民買單的粗暴政策,不論最後訴諸公投與否,反核運動者,最終都要面對這個剝奪人民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權的假民主體制。

    今天政府憑什麼把核廢料存放在蘭嶼?憑那部極為落後的、不尊重住民自決權的幽靈憲法──中華民國憲法。這部憲法在制定之時,就不曾尊重台灣住民的意願,因為,它是一部在中國出生、隨蔣介石政權移植來台灣的憲法。

    台灣人如果沒有徹底擺脫這個殖民體制的綁架,建立起一個真正主權在民、住民自決的國家,反核運動即使成功,也只是給殖民政權一次推卸34年來堅持核電商轉責任的機會。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環境髒宗教還會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因為我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