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媽媽穿著鐵架支撐身體,終於可以下床坐坐,但大小便還不太能控制,媽媽跟我道歉,我說你很棒噢!大小便這麼順利,我的親教師說耳朵能聽、眼睛能看、嘴巴能嚐、、、大小便通暢就很幸福了。她也笑出來了。其實我是滿心歡喜,因為幫媽媽清理一切,感覺很親密,相信我小的時候,媽媽一定也像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我。

    跟媽媽談起昨晚鄰床奶奶往生的事,她說她還是會害怕,怕身體無法自主活得沒尊嚴、怕老病死找上門、怕死後的世界。

    我說:你這輩子有沒有做過虧心事?她說沒有。

    我說:你是不是無所求的對人好?她說她已經盡力了,的確是不求回報,只希望看到每個人都好。

    我說:還有沒有想做沒有做的,或是還有遺憾的。她說其實已經很滿足了,因為這一生真的很認真,能做的都做了,而且每個人都對她很好,其實這次開刀也是為了不讓子孫擔心,希望自己更行動自如不要依賴別人。我說:你真的很勇敢,一直替別人想,也不輕易放棄自己。

    跟媽媽分享:我的親教師說活著是因為還有事要做,任務完成就會走,所以時間是老天爺在決定,你只要好好的貢獻你的慈悲和智慧就好了,現在就安靜的呼吸,開始萬緣放下,人會痛苦是因為還有抓取,相信時候到了,你只會像在睡覺一樣,只是懶得再睜開眼睛而已。

    媽媽說:有這麼好噢?如果這麼簡單,那我就來試試,不用想那麼多。

    我說:對,害怕是想出來的,認真呼吸就不會亂想。

    看到媽媽單純又剛毅的眼神,開始閉目觀息,我真的好佩服她。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反核快閃有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定心丸和大補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