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開場,替新朋友們介紹,聖脈是一個怎麼樣的團體。

    先問問大家第一次來的感覺,大家一致認為,聖脈這個地方,就讓人感覺很放鬆,很安靜,磁場很好。Sarah說,我第一次來時,就覺得「hah~」(她吐一口大氣,整個人很安心、幸福的樣子),然後,之後每一次來,都覺得「hah~」(微笑地重複著剛才的表情動作)。

    我說:「很多人問,聖脈到底是不是一個宗教團體。我們,是一個相信靈魂的團體。相信靈魂是不是一種宗教呢?你自己決定。」

    「靈魂,可以用很多其他的名詞代替,比如說:真善美,宇宙能量,高我,本心,佛性,真愛,神聖…,人類社會中,給了它這麼多不同的名字,正因為,它很難描繪,當我們說出了它的名字,卻又好像失去了它的本質。今天,我們就暫且叫它『靈魂』吧,但記得,靈魂,只是一個代名詞,下次,我們可能用另一個名詞來代替。」

    「我們相信,『靈魂』是每一個人的核心深處都有、最珍貴、最精華、最真最美的東西。我們在聖脈的練習,不只是認得『靈魂』,也要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跟它培養最親密的關係。聽過soul mate/靈魂之交嗎?我們相信,當我們認得靈魂時,我們會跟彼此成為靈魂的至交,這才是人與人之間最美最自然的關係。」

    「聽起來很美、很抽象嗎?」看看雨安的表情,好像在說:「是有一點…。」

    「我們的任務,就是把很美、很抽象的東西,簡化到可以體驗的物理的層次,更具體的說,透過兩種自然法則~呼吸現象,和地心引力。這是每個活在地球上的人共同的經驗,就像靈魂是我們共享的一樣。

    講到這,就請大家閉上眼睛,來感覺看看。

    今天的主軸其實很簡單,就是不斷重複兩件事:一、感覺自然的呼吸,二、呼氣、感覺體重,吸氣、感覺身高。

    從坐姿開始體驗,先練習「呼氣、感覺體重」,我們從臉部開始,慢慢往下,感覺皮膚、肌肉的放鬆,鬆到只剩下骨架子、沒有肌肉的感覺。呼氣時,透過與坐墊接觸的下半身,把體重交給地球。(我講了一個經典句子:地心引力是我們生活自在地球上的現實,如果一直抗拒地心引力,那會活得很辛苦啊!)

    感覺身體大致放鬆後,再開始邀請大家加上「吸氣、感覺身高」,感覺身高,簡單的說,就是感覺頭頂到天花板的距離。

    身體大致穩定,找到與地心引力最好的關係了,接下來,就可以很放心地去感覺呼吸。觀察,呼吸在哪個身體部位,感覺最明顯呢?有可能是一個部位,有可能是好幾個,也有可能是整個身體,就是去感覺呼吸自然的運作,完全不需要我來控制,完全自然的呼吸。

    然後,請大家閉著眼睛,慢慢起身,在站立姿勢中,重新去感覺體重、身高,自然的呼吸。現在再觀察看看,呼吸在身體的哪個部位感覺最明顯?跟剛剛坐著的時候,有沒有不同?

    請大家在五個呼吸後睜開眼睛。看到大家都很捨不得睜眼的樣子。

    這時,引入另一個重點:「聖脈練習的特色是,我們很重視定課練習跟日常生活的連結,所以,不論我們打坐時多進入狀況,隨時可以停,可以重新開始,不害怕被打斷。我們鍛鍊的是靈活度和開放度。」

    「如果,打坐墊上的體驗,無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接下來的走路練習,就是一種把練習帶入生活的最好方法,畢竟,日常生活中,我們隨時都在動。」

    指令很簡單,就是吸氣提腳(示範時,故意不提高腳,只是像平常那樣,放慢走而已),呼氣落腳。

    我們不排隊,各自走各自的軌道,以一個呼吸為單位,從一數到一百,看看我們能不能在一百步裡面,都一直去感覺最自然的呼吸,以及,和地心引力最好的關係。

    當然,每個人速度不同,,如果你數超過一百,也沒關係,就繼續數、繼續走到我敲罄。

    吸氣,在頭頂感覺身高,呼氣,在腳底感覺重心的轉移。

    從很單純的吸氣提腳、呼氣落腳,我們慢慢加上一點想像力,想像自己走在那條很熟悉的路徑上,不管是去上班/上課,或是回家,聽到車聲、感覺路人擦身而過…我還是「吸氣提腳、呼氣落腳」,「吸氣身高、呼氣體重」,感覺最自然的呼吸,以及,和地心引力最好的關係。

    然後,我們回到家了,或進辦公室了,打開電腦,進廚房,翻開書,洗手…,甚至跟別人說話,所有的動作,都簡化成「吸氣提腳、呼氣落腳」,「吸氣身高、呼氣體重」。我們一直感覺著呼吸和地心引力。

    走路練完,請大家回座位,從金剛坐姿開始,然後俯趴,站立前彎,直立,每個位置,都停留好一段時間,在動作轉換之初,呼吸還跟不上變化,但停留一陣子後,呼吸就會找到最舒服最自然的狀態,邀請大家去體會那個變化。

    全身直立後,請大家雙手由兩旁慢慢往上高舉,在這個大圓的任何刻度上,慢慢滑動,或停留,也可以上下來回,就是一直去感覺最好的呼吸,和最不費力的姿勢。

    不論手臂的高低,不論身體是趴是跪是站是彎,身心都可以有一個最好的狀態,那就是禮佛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啟發!不論最近感覺悲傷比較多,或開心比較多,不論此刻生命是順,是困頓,我們都可以感覺到,當下有一個最好的姿勢,最自然的呼吸,生命力蓄勢待發的狀態!

    接下來,讓大家右側臥,休息十分鐘,有三位不累的人,選擇直接進入打坐。

    打坐,還是從身體與地心引力關係開始,調好了坐姿,再去跟隨自然的呼吸。當身體進入全自動的呼吸運作,完全不需要我了,就是入靈魂之流的感覺。

    入流本來應該是很自然的,只不過,我們後天養成的習慣是去打斷,去抓,所以,入流就變得不是那麼簡單了。沒關係,有還原的方法。

    看到與當下無關的念頭,怎麼辦?不要擔心,不要抗拒,看到每個念頭都是來「打開」、而不是「關上」或「侷限」的。讓每個念頭、情緒,都來打開我全身裡裡外外的觸感,幫每個念頭、情緒,找到身體的對應區。把自己打開,全身全心全意去觸整個生命,就是全觸。

    開始夢遊,做白日夢,怎麼辦?沒關係,回到最基本的,呼氣、體重,吸氣、身高,呼吸最自然。

    學員們的分享很精彩:哲雄說他以前都很怕雜念,今天,卻完全不怕雜念來,因為,今天這樣一步一步感覺體重,身高,寂靜度很高,有雜念來,也沒有引力,馬上就回來身體的中心,回來呼吸。彥伶說她以前都從觀呼吸開始,會變成控制呼吸,今天真的感覺到,讓呼吸自然發生,而且,因為一直回到自然的呼吸,不管是在調整姿勢,或是有雜念、做白日夢、半睡半醒,都感覺到對自己完全的包容和接受狀態,而且,那個接受,也是自然而然的!Sarah說今天強調定課和生活連結的部分,對她很有幫助。

    結束後,Sarah說:You never fail to amaze me. You are so good at teaching, always finding new metaphors, different ways to inspire me. 我說:Because my teacher keeps on inspiring me!  她說:So you pass the inspiration on!

    彥伶感覺非常非常的相映,所以,藉這機會跟她深談,跟她分享自己會全心全意投入聖脈的幾個原因。

    第一,當然是我的老師,這樣全職傳法、以全部生命守護學生,什麼都不要、只要學生好好修行的老師,全世界真的找不到第二個。這是我生命中所經歷過最美的師生關係,也是最真最美最深的關係。(她聽得眼眶都紅了。)師的外相,也打破了很多我過去的成見。比如說,師的母語是台語,所以講中文有口音,師走路不優美,普通人外貌(以前看啦,現在當然不這麼想了^_^),讓我看到自己不知不覺的文化偏見。

    第二,在聖脈學習,所有的東西,都是一開始就通通交給你了,不會有什麼進階班才能學的,不管來多久,要練習的都一樣,是你自己要不要認真而已,所以,我感覺到聖脈這個團體,是很平等的。市面上,有很多收費課程,好像靈修是有錢人的專利,或是有階級制度的,在這裡,完全沒有那種顧慮。

    彥伶說:她有感覺,在這裡體驗到的東西,真的好純粹!

    我說,師就是那麼的真,那麼完全地打開,不會留一手不教你,至於自己跟師的關係如何,就取決於我們自己要交出來多少。我自己,也經歷了很多不同的階段,一路上改變,都有不同體驗。

    第三,聖脈的同工,來自台灣各處,有各行各業,幫助我理解更多迥異於自己的人,也開始認識台灣這塊土地。大家,也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都做自己可以做的,完全志工的性質。

    最後,跟她提到寫日記。她問我怎麼寫,一天從早到晚有那麼多事,要選什麼來寫?我說,寫日記,就是用跟天地告解的心情,把這一天需要放下的放下,需要反省的反省,道歉的道歉…,如此而已。

    她帶著滿滿的愛,離開了。

    半日關的後座力很強,接下來,搭公車,走路,上吉他課,吃晚餐,都浸泡在呼吸裡,那一種很沉靜又飽滿的幸福。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愛台灣大家做伙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在乎每個人的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