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吳念真主持的「台灣人在滿州國」這個節目,「這是台灣人最浪漫也最危險的一段故事」!

    在第二集中我特別注意到來自台中豐原的年輕醫師謝秋涫這位人物。他在日治期間,前往滿州國協助他的日本教授到東北大連滿鐵醫院開設醫院。他出自抗日世家,祖父謝道隆曾隨丘逢甲抗日。謝秋涫幾位兄弟都心懷祖國,哥哥後來進黃埔,成為飛行官。弟弟成為國民政府的特工,但他們後來個個受到質疑,哥哥差點被當成匪諜入獄。留在中國的謝醫師也在文革期間慘遭批鬥而死。

    這讓我想起鍾浩東這位身受異族統治,卻心向祖國的客家青年。曾帶著妻子前往中國投入抗日。等台灣脫離日本統治,他卻又成為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而倡導平權的蔣渭水,牆上掛的是孫中山的照片。蔣渭水1931年就英年早逝。他的第三個兒子蔣時欽只因二二八事變時,主張地方自治,就被誣指為叛亂,只好逃到中國大陸。女婿鍾浩東遭到槍斃處決,女兒蔣碧玉因夫婿的關係,也遭軍法處收押審訊半年。前輩中這些熱血的台灣青年,在異族統治下反抗著異族,一心嚮往著「祖國」,卻沒想到回到「祖國」懷抱,卻被「祖國」捅了一刀。

    一切正如駐東京前新聞處處長張超英《宮前町九十番地》書中寫的:在「祖國」來臨臺灣的一年四個月裡,臺灣局面一下子變成前所未有的政風腐敗、特權橫行、經濟壟斷、生產大降、米糧短缺、物價暴漲、失業激增、軍紀敗壞、盜賊猖獗、治安惡化……,終於在1947年釀成「二二八」事件!「大約過了一個禮拜左右,就開始抓人。打聽起來,抓得相當有系統。我們陸陸續續聽到誰家的誰『沒有』了,好像禍真的會從天降,而且遮天蓋地,幾乎沒有一個臺籍菁英要人能夠幸免。」審判楊逵的一位軍法官說「你們會反抗日本,也就會反抗國民黨」,這位軍法官完全道出了「祖國」對待「臣民」的帝王心態!

    19473月5日陳誠為了派兵赴台,將部隊調動情形向蔣介石報告,同一天,蔣介石發電給陳儀,「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7日由滬啟運,勿念」。但陳儀還在6日廣播說,「中華民族最大的德性,就是寬大,不以怨報怨」,同一天陳儀寫信給蔣介石,「對於奸黨亂徒,須以武力消滅,不能容其存在」。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受難的阿嬤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幻想滿城都是白色緞帶與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