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0年十月,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他和太太劉霞會面時,激動地流下眼淚,並說:「這個獎,是頒給「六四」亡靈的。」他被中共關在監獄之中,是諾貝爾和平獎一百多年的歷史上,第二位在獄中獲獎者。

    有人說劉曉波是中國的良心、是亞洲另一位甘地的傳人…。每想到劉曉波,就會折服於他身處高壓迫害的惡劣環境,仍能堅持理想,不屈不撓地追求一貫的核心價值。那樣的精神,讓我打從心肝底肅然起敬。

    以前對劉曉波的認知,都是挺身捍衛正義的堅毅。今天讀了他的傳記「我無罪」(余杰著),才看到他也曾站在正義的對立面,以凌辱弱者為樂,展現殘酷的醜陋面。

    劉曉波念初、高中時,正是文革如火如荼展開的時候。那時,有一個跟他奶奶同齡的老頭,叫做尹海,是看著劉曉波長大的賤民,以走街串巷為人理髮為業,他經常一邊幫劉曉波剪頭髮,一邊講笑話給他聽。文革時,尹海變成被打擊的對象,也成了被革命煽動起來的孩子們肆意欺負的對象。有一次,劉曉波招呼他的伙伴們,找老頭下手,用手指彈他的額頭,不管老人家如何求情,就是不肯放過他。劉曉波運了氣,用力彈,老人家越痛,他越覺得好玩,其他孩子也同時跟進,直到手指彈到發麻,才甘罷休。他們只顧自己開心,卻不知這樣的惡作劇帶給老人家多大的侮辱。

    多年後,老尹海死了,一個卑微的生命,就像一片樹葉落下,消失了。劉曉波遲來的道歉與懺悔,他再也無法聽見了。這件事,在劉曉波心中是一個沈重的記憶。

    是誰讓原本天真爛漫的小孩變成一個兇狠殘暴的打手?毛澤東時代,種種錯誤的政策和扭曲的教育體制,人性的真與美早已被弱肉強食的野蠻掩蓋了,凌辱弱者便成了力爭上游的生存之道。

    劉曉波說:「類似的殘忍行為和對殘忍的自得其樂,我小時候沒少幹…。我們在一種野蠻的制度和教育之下長大,它崇尚暴力,培養仇恨,鼓勵殘忍,縱容無情…。

    毛澤東以來,所有的中國領導者,為了鞏固其統治的地位,總是把教育當成洗腦的工作,歌頌黨的偉大,只要有人有異議(覺醒),就加以逮捕入獄、監視軟禁、暴力毆打…。

    而中國國民黨不也是這樣?六十多年前,聯軍將台灣交給蔣介石「託管」之後,他為了鞏固政權,崇尚軍警特務的暴力控制,33年前,林宅滅門血案,又再複製慘絕人寰的恐怖政治。4年前,總統公開干預扁案,說扁案離深藍民意太遠換法官,以司法整肅異己,連獄中處遇也特別苛酷。

    台灣民主化之後,經過民主鬥士的努力爭取,政府才勉強的建碑道歉、進行補償作業,但始終不肯公布歷史的真相、追究誰該負起責任。多年來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時而向受難家屬道歉、時而去慈湖向二二八的元凶謁陵,一方面稱頌受難者王添灯為民主鬥士、一方面又褒揚「詆毀王添灯是騙子、是台獨的」院士黃彰健。看不到他真心認錯的誠意與找出元凶的決心,只讓人看到其價值錯亂、虛偽矯飾。一如新閣揆左手提出「核四公投」,右手讓核四工程不停,預算繼續,馬主席、江揆和核電集團兩面手法、「機關算盡」。

    二二八紀念日即將到來,憫懷台灣菁英(前輩)為民主犧牲之同時,也為中國六四天安門逝去生命的學子默哀,願兩岸人民都能看清一黨獨大、操弄人心所帶來的災害,而能從獨善其身走向關懷公義的公民行動,一起找回屬於人民的自由民主、有尊嚴的生活方式。

    劉曉波說:「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慾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他,鏗鏘有力的言語,振奮人心;高風亮節的氣度,迴盪世間!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佛教徒迴避的因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支香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