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臉書上看到一位不反核的天龍人論述。

    那個留言是這樣寫的:
    「我不反核,因為只要有一份反對的力,該事件為了平衡就必須繼續存在。如果希望它消失,我們所要做的不是上街大聲抗議,而是向你的神祈禱,並祝福大地和未來的世代。或是更簡單按照夏威夷修藍博士所寫的「零極限」一書所介紹的方法,問自己:「請問我的內在什麼地方出了錯導致核電廠事件記憶一直重播,請刪除它!」然後用那神奇的四句話好好清理自己,當自己內在清理乾淨回歸自性空無狀態,核電事件也將不復存在!

    “I'm sorry! Please forgive me! Thank you & I love you!”

    這個方法非常有效,可以完全應用在我們的事業困難,感情阻礙,學業或人際關係上。核電是共業,所以無論你決定是否上街,都可以一起用這四句話一起來清理,跟大家分享!」

    台灣社會類似的論述很多,對什麼是「業」,大部分人不求甚解,卻把「共業」一天到尾掛在嘴邊,模糊焦點、混淆視聽。「業」是有意識的行為選擇,選擇了就會有結果,叫做「業果」,「共業」指的是「共同行為的結果」。然而蓋核電廠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掌權者的行為決定,與人民無關,臺灣核電43年來,除陳總統任內是朝小野大的立法權決定的以外,都是一黨獨大的行政權在決定的。核電何曾問過人民要不要?人民沒有權力決定的行為,就不是人民造的業,誰決定的行為,就屬誰造的業!

    即使行政權要訴諸公投,仍是一種操弄,這種攸關生命權的生死大事,豈可訴諸過半數!何況是要沈默者背書的公投!把公投弄得比選總統還難,一旦公投不通過反核四,行政權就大辣辣宣稱是選民共同的決定!依照佛法,這種攸關生命權的生死大事,必須「絕對多數贊成核電」才可進行,絕不是「過半數反對核電」才廢核!「絕對多數贊成核電」與「過半數反對核電」,兩者差很多吧!

    我們之所以很容易給掌權者的話語權唬弄,是因為中華文化缺乏「權責對等」的常識。有多大權力,就有多大責任,本是責任政治的基礎,有些責任,再大的權力,也承擔不起。但今天的台灣,執政黨行政立法司法權一把抓,然後,所有的爛攤子都要人民來埋單,胡謅亂道藍綠共業,這款放任有權無責的話語邏輯,是中華文化注定頹墮的源頭!

    提出「共業」論的人,完全站在既得利益者的角度思考,享受了台灣這塊土地無所求的供給,卻得了便宜又賣乖,只因為他們不曾身為受害者,只因他們比別人有能力移民或疏散。如果,他們的小孩因為輻射入侵而罹癌,他們還會選擇什麼都不做,聽天由命,只說「對不起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嗎?我相信不會的!

    核四不蓋,權貴集團少賺,核電蓋了,我們不但會債留後代子孫,還很可能罹癌喪命!


    普世價值 / 綠色科技

       

上一篇:後代子孫不會原諒我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冬盡乏人問的散落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