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看了西班牙紀錄片「電燈泡之陰謀」,片中詳細介紹了「計畫性汰舊」的生產模式,廠商在一百多年前就有能力生產出一輩子都不會壞的產品,但為什麼我們手邊的燈泡只能用三五年呢?

    簡單來說,「計畫性汰舊」,是企業為了使獲利不斷成長,而發展出來的商業設計模式,透過刻意縮短的商品壽命,或是不斷推出新的產品外型,來製造消費者定期購買的需求。

    最早在1920年代,包括飛利浦、歐司朗等著名燈泡廠牌,開始透過全球性的企業聯合,來壓低燈泡壽命,好分食世界市場這塊大餅。漸漸地,不只是電燈泡,從絲襪、手電筒、到電冰箱…越來越多的公司主管,要求工程師們要經由技術設計,來設定「產品死亡日」。1950年代,「計畫性汰舊」已經是眾所周知的行銷策略了。

    當時的工程師界,不乏道德反思的聲音,然而,隨著受市場驅策的新派工程師們當道,類似「違反上帝的自然法則,浪費上帝賦予我們的東西,是一種罪惡」這樣良心的聲音,逐漸消聲匿跡。今天,「擁有更新、更好、更快一點」的慾望,還有「買一個新的比修理舊的划算」的市場現實,已經形塑成產銷的結構了,消費者完全喪失選舉權了。

    無限制的經濟成長,也製造了無限制成長的廢棄物,然而,第一世界國家的消費者,是看不見這些垃圾的,因為,垃圾都丟到第三世界國家去了。多年來,西非迦納的獨立環保記者Mike Anane,持續追蹤那些來自歐洲的電子產品的流向,西方國家為了規避國際法規,美其名為「3C二手貨」,其實,九成以上是不堪用的「電子廢物」。

    畫面中,他看著那條兒時曾流連忘返的美麗河流,臉上難掩悲傷的神情,如今,河流已死,放眼盡是焦黑的、破碎的電子廢料,貧窮的孩童們,用石頭敲擊,或用火燃燒電線的塑膠包膜,以取得裡面的金屬來換錢。他們踩在尖銳碎片中、呼吸著塑膠燃燒冒出的陣陣毒煙,令人怵目驚心

    Anane說:「後代子孫不會原諒我們的,不會原諒那些進步國家用過即丟的心態。」如果,第一世界的媒體中,有多一點關於電子垃圾汙染的報導,大家還會這樣一天到晚買新的手機嗎?

    這種「計畫性汰舊」的生產模式,之所以有「永續性」經濟誘因,是因為其產銷模式,很少把環境成本、載運貨物的能源成本、健康風險、和廢棄物的處理…計算進去,近50年來,透過全球化的市場經濟,更將「國內」不願承受的「外部成本」轉嫁到「國外」,形成了「第三世界為第一世界的經濟成長買單」的不公不義循環。真正該被「汰舊」的其實是我們目前的產銷模式,因為這個產銷模式讓人類生病、環境被剝削、天然資源被糟蹋。50年前,歐美的公共知識分子曾天真的寄望共產國家有比較好的產銷模式,他們以為黨國社會主義應該不受市場利潤迷惑,萬萬沒想到黨國社會主義搖身一變就是黨國資本主義,環境成本與健康風險更可怖了!

    核能發電,可以說是這種成本錯誤計算的最極致表現,只有三千多年文明的人類,要處理有十萬年壽命的核廢料,成本如何計算?

    連科技最先進、態度最謹慎的北歐核能專家們都坦白說,沒有真正一勞永逸、毫無風險的解決之道,台電和台灣政府,在跟人民要經費續建核四之前,難道不應該先說清楚核廢料怎麼辦嗎?如果沒有能力處理垃圾,最負責任的態度不就是──不要製造垃圾嗎?

    後代子孫不會原諒我們的,不會原諒那種沒有想要面對問題的鴕鳥心態,不會原諒那種為了眼前利益、而踐踏世世代代子孫生存權的自私心態。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她已經無所不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核電是共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