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距離住家一百公尺的高架橋下有一福德宮,太太說今天是十五,希望我牽著小狗陪她過去走走。這間土地廟的歷史超過百年,而我們住在這裡也超過了20年,但從來不曾駐足。問太太怎麼會想來這裡,太太說我們住在這位土地公的「管區」內,求財比較靈。

    回程路上,問太太:「土地公怎麼看環境污染、核能災害呢?」太太聽了,只能苦笑,似乎沒有人問土地公這個問題。

    離住家再遠一點的地方,另有一間歷史悠久、香火鼎盛的福德宮,他們要在今天元宵節舉辦擲筊比賽,比比看誰擲的聖筊比較多,贏家就可以獲得金元寶。談到擲筊,揮之不去的畫面竟是苗栗大埔土地徵收,在影片《聽大埔阿公阿婆的話》中,焦急的鄉民齊聚在土地公前擲筊,問土地公是否能保住這間福德宮。擲筊擲出的不是聖筊,鄉民心急,問土地公:「你怕嗎?你怕劉政鴻嗎?」「你如果沒辦法,你就跟我說沒辦法」,擲筊的結果是土地公承認自己沒辦法。

    面對神明,我們到底該問些什麼呢?如果人們平常就習慣問土地正義的問題,類似的暴力徵收、強拆民宅,還有可能發生嗎?

    土地公,顧名思義,就是幫忙你我守護大地的神明,祭祀土地公,就是祭祀山河大地。有土斯有財,有乾淨的山河大地、空氣能源,就會有健康的身心,而這才是神明心中的財富。

    如果我是土地公,我不會喜歡自己和信眾間隔著一道鐵門防盜,然後整天被煙燻得暈頭轉向。如果我是土地公,與其被信眾關在小小的房間裡動彈不得,我不如領導大家走上街頭。守護鄉里、不被公權力霸凌,才是我土地公的天職。我管不到新台幣人民幣,我覺得跟我求金元寶,其實是不懂我的心。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你讓我變認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生世世的法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