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好無常,2月13日主治醫師才說疼痛管控穩了,要準備給一離出院,怎麼那麼快就走了?!疼痛加劇,嗎啡加重,無法排便,常常昏睡,最後一天的譫妄(delirium)與不安穩?她受的苦夠多了!

    20日,一護日記:

    一離搖搖頭,非常的清醒,兩眼好亮、好有神。

    在想什麼?阿爸在嗎?「沒有想、很清明、淡淡的。阿爸在!一直都在。」

    排便告一段落,眼角還含著淚,一離第一句話就是:一護謝謝。我抱抱她,開心地問她:怎麼樣,我不錯吧!一點都不難耶,我也會耶!我形容她的便便給她聽,她笑得好開心,說:怎麼觀察那麼入微啊!

    正知動作,你以前常跟我分享的啊,正知每一個動,就會清楚明白。

    一離說:整個早上,你好忙喔!
    我說:整個早上,我們倆好充實喔!
    一離又笑了,很快地臉又暗了。又想便便了。

    全都處理完了,順便幫她擦擦身體,換上乾淨的衣服和被單,讓她躺在床上泡泡腳,一離開心地說:好舒服喔!喜歡嗎?你一天可以泡兩次喔,一離說:那你會太忙,沒時間做功課了。

    我已經寫完前天的,昨天的也完成一半了,要感謝你,你讓我變認真了。剛才在臨床實習時,我內心浮現多年前師的一個開示喔,當年我們要在台中辦一個生活營,行前,同修們開了很多次會議,勘查了好幾次場地,跑了好幾次活動流程,連房間、用餐、停車、沐浴…,大家都很熱烈地討論著,面對很多的意見不同,及馬拉松式的會議,我頗有微詞,師就在我的日記上開示著:無非是排隊、吃飯、尿尿、睡覺,沒事啦!

    修行,不就是餓時吃飯、睏時眠,就像我們今天早上一樣,有便就拉、身體衣服髒了,就擦、就換、就洗,所以啊,我們倆早上連坐了三支香耶!

    呵呵呵…,我們倆都超開心的。

    ……

    謝謝一護,幫我們看見臨終的一離,那麼開心,由衷,充滿師隨念。

    「只要鼻子通,耳朵能聽,眼睛能看,大小便通暢,就沒慾望了,真心願意又有力氣服務社會,那就更幸福了!」師常這麼說。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在一離靈堂的兩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懂土地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