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幾天,做定課時,自然地把一離放在心上,靜坐前觀想著她對法的篤定,願意與她心連心,為世間少苦離苦、好好守護每一個呼吸;經行時,作意提起的是一離的腳,感覺認真,落腳時,感覺是一離的腳,感覺單純由衷。這樣的走,有她精進的梵行相伴隨著,越走越莊嚴。尤其當走到客廳盡頭,望見戶外盛開的杜鵑,那淺粉的、純白的花…,那是上天的傑作,也像一離天生自然的笑容,好燦爛啊!駐足欣賞時,我總心花怒放,能量滿滿!

    剛進入聖脈時,一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謙虛和單純。她說因為身苦(一個腎臟割除,一個只剩1/3),被醫生判定只剩半年的時間可活,那時的她開始尋找出路,偶然間,看到聖脈「慈悲喜捨」招生的文宣,一看就非常歡喜,也因為那份文宣,改變了她後來的生命。由於她的信心清淨(綿密觀呼吸、身苦心不苦、相信身體的智慧),半年後的她,不但還活得好好的,而且又讓她多了十幾年發光發熱的生命,帶給同修很多的感動。

    想到她對法的篤定,就會想到她的師隨念,記得有一年夏禪她在帶領禮佛時,曾說:「師深情款款欣賞的眼神,是我生命中的活水泉源,不管再大的挫折、苦痛,不需要特別作意,師的慈容隨時隨地可以現前。」,又說:「感覺我有兩次出生:一次是出生時的我,一次是遇見師以後的我。」聽的時候,深深被她的真誠震撼,感覺她是用整個生命在見證法。

    雖然和一離在台灣南北兩頭分隔,一年見面的時間就只有冬禪和夏禪,但感覺和她並不會有距離感,她的親切、溫柔,總讓人如沐春風。還有一個因緣,讓我們倆有不少說笑的話題。我在台南時,曾經有聞思班新學員去參加禪修,報到時,看到她,把她當作我叫(還不只一次)。哈,一靖國小時,有次他看到一離的照片,竟然指著照片喊「媽媽」!因為這樣的因緣,很自然地,她就叫我「一綸妹妹」,而我也開心的有一個讓人感覺溫暖、安心的「一離姊姊」。

    晚上,收信時,讀到「一離在今晚8:04,告別我們,有師陪伴…」,收到信息的當下,內心平靜,該來的總是來了。後來,意念自然地浮現玉鳳往生時的畫面,當時也是有師陪伴,我們幾位弟子也在師的旁邊,學習面對死亡這門課。第一次感覺死神一點都不猙獰可怕,反而感覺他伸出溫柔的手,將所愛的人帶到適合她去的下一個旅程。此時此刻,感覺一切動止息了,只有深深的情、深深的愛,在彼此的心裡流動。

    死亡,是有形的結束,無形的開始,捨下業報身的一離,她將帶著師滿滿愛與祝福,往生寂靜佛土,也將在虛空守護我們。別了,親愛的一離姊姊,我將永遠記得您的好,願您不死的法身,助我活出生命的精采!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學校很像詐騙集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離這位好班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