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反核操」這件事,有了一個圓滿的結局,我介紹了彥芳(舞團的夥伴)給佳真(活動策畫)認識,他們彼此都很有合作的意願。

    因為這件事,我也有了一個體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生命就是往外跑、接個案、花很多時間跟人接觸,這樣的生活模式,形塑了我對自己的認知。今天深深地感覺,雖然我的生活重心早就改變了,這些過去的認知,還是常常影響我對當下生命的解讀、甚至框限自己的可能性,而只要一不注意,舊的生活習慣和重心,就會把我的中心線給拉歪,諸如:害怕跟人沒有連結,於是,跟人相處時,變得重量不重質;做事隨性,我行我素,說話不精準;時間、精力沒有用在刀口上。

    也發現,過去我學習的典範,多半是藝術家或瑜珈老師,如今,這些典範已經不再是我所嚮往的,然而,我卻還沒有建立好對準新典範的習慣。今天,我鄭重地告訴自己:我是傳法者,不要用過去的眼睛來看自己!我要一再而再、重新對準師的所思所言所行。

    師的信,是相信人性的源頭,一定是最真最美最好的。人與人之間之所以會有解不開的心結,是因為我們的直覺摻染著太多汙染,我們的反應太不自然。只要沒看見源頭,一切的判斷都虛妄不足取。

    願,深深地願,願以生命中的每一天,鍛鍊堅固穩定的信仰中心線,讓不自然的身口意,一再脫落,直到每一個觸,都觸到萬事萬物的本心。

    今晚,讀到一離臨終前給師的最後五封信,她是怎麼運用她生命的最後一段路的?「不想將來不掉悔過去,只有在因緣裡迴向喜樂心餵養這苦難的世間。」動力來自何處?來自「師是一離這一生最大的福報,能成為師的徒弟,一離死而無憾。」

    一離迴向的,是何等的信!雖然跟她相處的機會並不多,但印象中的她,就是謙虛的化身,而「謙虛」與「淨信」,就是身而為人最最珍貴的特質,沒有「謙虛」和「淨信」,就不可能有愛的純粹。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養象為奴的行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太空人看見的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