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離走了,重新聞思她寫的《生命是愛》,覺得她已經活出愛的法身了。

    我第二次在龍山寺禪修,剛好鄰座是一離,曾經聽中豪說她神奇的故事,腎臟已經切除一個,另外一個功能不是很好(尿量少),生命好像風中蠟燭,…十幾年下來,卻活得如此精彩,讓人讚嘆!

    她很認真學法、觀呼吸,她說她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修行(覺得就是師隨念),她也曾經與我分享,分享師對她的開示,指著鼻子說這是世間,人中(小精靈)是出世間,與世間一起呼吸。

    一離很幽默風趣,笑聲爽朗,她說她終年住在紐西蘭,沒有休假。讓我很納悶,能夠住在紐西蘭渡假,卻沒有休息?她說是紐西蘭牛排館啦!

    她分享剛開始上聞思班,回家不敢公開在家裡打坐(先生不准),就坐在馬桶上打坐,要參加禪修,也需要想盡辦法才可以參加。因為她的精進認真迴向,也獲得先生的肯定,可以公開學法,也帶動親人與員工們一起學法。

    進聖脈不久,在《法脈月刊》看到這篇文章,生命是愛,覺得感動:

    「生命是什麼?生命是愛,有生命才有愛,有生命才能愛,有生命才能被愛。」參加夏禪,在禪堂裡聽到師開示這句法語時,當下覺得整顆心收縮的悸動,剎那間,身觸雙行淚水流下。就在那當時,心裡浮現那一天中午,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小生命被無常吞噬,劃上生命的句點。

    俊傑,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得了血癌,從發病到往生,一共18個月。這一年半的時間,為了讓他能夠好好地活著,一個療程接著一個療程的化療,一切只為了不要讓癌細胞急劇地增長。未發病之前,他健康活潑、人見人愛,然而,一場病苦的折磨摧殘,卻把他折騰得風中殘燭般,一個四歲半的小男孩竟有點像是個萎縮的老人。長時間的化療,身體器官一個個失去了功能,頭髮脫落光光、膚色泛黑黃,整個孩子的臉和身體都走了樣。這一幕幕變化的過程,都讓我內心對著蒼天吶喊:難道老天無口,非藉著一個四歲半孩子的身體來開口告訴我:「這就是世間的實相呀!你怖畏嗎?」這一切的苦苦、壞苦、行苦,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裡,讓我不得不對無常生起怖畏。

    有一次在醫院病房裡,聽到那幼小心靈無奈地對我說:「婆婆,我好想回家,我想看爺爺。如果我住在家裡,你就不用每天到醫院來看我了。」耳觸的當下,我強忍淚水,以笑臉迎上,雙手抱著他,告訴他:「我知道你很想家,但問題是你肚子裡還有蟲蟲,沒有跑出來,所以還不能回家。不過,沒有關係,婆婆教你一個很棒的方法,不用回家,就可以看到爺爺了。」於是,我教他把眼睛閉上,然後用心地想著爺爺,爺爺就會跑到心裡面。

    在做的過程,我就問他:「爺爺有沒有跑來了呢?看到爺爺了嗎?」當下看著他一臉稚氣的笑容點著頭說:「我看到了,爺爺在我的心裡面。」接著我跟他說:「哇!太棒了!以後不管想念誰,我們都用這個方法,只要眼睛一閉,然後想他,他就會跑出來,你說這個方法好不好?棒不棒?」又看到他那一張稚嫩的臉龐,似懂非懂地點頭微笑。剎那間,讓我深深體驗到師無時不叮嚀的開示:「世間在裡面,世間不在外面。世間沒有別人,只有自己的念頭。」這就是最好的見證啊!

    「每一件事情的發生,每一個境界的示現都是佛陀的禮物,都是上天的美意。」以前我真的難以理解這句話,然而陪俊傑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真的很感謝境界的提醒。想起他住院的那段日子,每一次看到他身心被病苦煎熬,我的心真的好苦,時常思惟如何幫忙,如何去愛他,每當這時候,師的相就會浮上腦海,然後對我開示:「真正的愛就是幫他少苦離苦。」因此,我常跟他講《無我相經》,遇到他告訴我那裡痛,那裡不舒服,我就提醒他:「身體不是我們的,所以沒有辦法叫它不要痛。婆婆教你一個方法,就是每次護士阿姨來打針的時候,你就請阿姨先笑一下,讓你先觀呼吸,等你觀呼吸後,阿姨幫你打針,你就不痛了。」接著我又告訴他說:「只要覺得身體那裡不舒服,就告訴自己要放鬆,然後用心地注意呼吸,別去理會痛和不舒服。要不然,就用心去想天空。」

    每當講到這裡,他就接著說:「就像小鳥一樣,心就會在天空上飛嗎?」於是我用篤定的語氣告訴他:「對,心就會像小鳥一樣,可以飛出去,不過要記得,小鳥因為會呼吸才會飛,你也要知道呼吸才能讓心飛起來,雖然心在天空上,但是也要觀呼吸喔!這樣身體會比較快好起來。」當下他總是以高興點頭的表情回給我,感覺這就是愛的流動。然而無常還是不放過他,如今他已經回到虛空法界去了。真的感謝他的示現,讓我體會到人道共同的語言就是法,願意常把法放在心上。

    感謝他短短一生的示現,讓我深深體會愛,深深體會有生命才能愛與被愛。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不習慣跟「典範」對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養象為奴的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