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春禪第三天,一早精神飽滿面帶微笑開心的起床,希望好好的跟呼吸和身體在一起,很單純的跟呼吸和感覺在一起,很慚愧以前一直沒有這麼注意身體的微細變化。

    禮佛時先感覺周圍的空氣涼涼的,感覺腳踩地板身體的重心,呼吸在身體進出的感覺,配合呼吸身體屈伸的角度和質感,感覺身體越來越鬆越來越柔,流動如風。

    靜坐時先感覺身體跟坐墊的關係,慢慢往上延伸一點一滴細緻的感覺身體的結構和質地,配合呼吸,呼吸像熨斗慢慢的燙平每一個皺摺的身姿,一直到百會接天。

    在呼吸裡腦部隨時跟身體同步反應,看清楚大腦可以不想,想是離開身體了,「我」跑出來了,這個「我」很容易對身體對自己不耐煩,也是世間跑到外面了,世間在裡面最容易在靜坐中體會到,第一次這麼真實感覺到師說的身心合一、身體是一個的意思。

    好好感覺身體的每一個細微變化,在呼吸中淨化還原,這是這次靜坐很大的享受與收穫。

    下午師開示,又是全方位的打開,而且直指核心:修行人關心整個時空的生命脈絡,為世人找到安身立命的核心價值,他會連結過去現在未來,他關心所有人的福祉,世間在裡面,他看事情一定看根源,呼喚一定從本心呼喚,他對人有深深的相信和愛,他相信每個人要的都是活出最真最好最美與最自然,他只管做對的事,主動帶路。不會隨俗流轉,不會跟著主流權貴(利害分隔)走,不會被動的隨境轉。

    師談到三種欲貪:欲愛(欲貪)飲食男女,是焦慮所驅動的欲望,是身心不夠安靜放鬆,抓取往外宣洩的出口,傳統佛教不去看根源,卻在出口拼命防堵壓抑,反而讓社會產生更多問題;有愛(有貪)是害怕不安穩、抗拒無常變化,為了防堵變化而產生的權力欲、佔有欲與控制欲,講究門第、階級與禮貌,不喜歡別人有自由意志,壟斷資源與資訊,製造貧富懸殊,讓權貴有役使低收入者的最大空間。有人想控制別人,就會有人被控制,產生很多的不公不義和苦難,這才是真正的問題;無有愛(無有貪)是冷漠、與世隔絕,很多人常說不要談政治、不要說會讓人心亂的東西,資訊那麼多我哪知道哪個是正確…,這樣的封閉、冷漠、懶惰、拒絕學習,才是最大的問題。很多體制化的宗教對「有貪、無有貪」都避而不談,只會譴責欲望的出口,無形中變成不義政制的幫兇。

    期待既得利益者所維護的體制會自我反省,自己校正,甚至放棄利益,這樣的體制內改革,是不切實際的,只能透過體制外(自覺自發的、由下而上的)給壓力要他改才有可能改變。

    每個人都要真實的去看到自己在害怕什麼?我們要教育每個人好好照顧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也尊重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權利,每個人都有平等受用資源的權利,常常問這樣公平嗎?

    人與人的關係完全看感情,自然而然,不要用僵化制式的教條來要求,不怕失去自己、不怕失去別人,不要勉強別人做非他份內的事。

    私人領域的生活,盡可能給最大的自由空間,盡可能尊重絕不批判,而公領域則一定要接受批判,因為公職擁有壟斷資源與資訊,主宰別人、控制別人的公權力,稍有不公,就是苦難不止的根源。

    我們需要普遍的公民覺醒,如果每個人就他所關心的議題,都去參加NGO非政府組織、NPO非營利組織,就會連結成很大的公民團體力量,這才是民主的基石。

    當年佛陀、基督要走的路,一定是幫助每個人做最真、最好的自己,建立好的連結,尊重、支持、順應彼此的最真、最善與最美,實踐真正的愛。宗教如果不是做這樣的呼喚與連結,那宗教的意義又在哪裡?人活著如果不能活出最真最自然的自己,那活著的意義又在哪裡?對於一切阻擋別人做最真的人的體制與框框,如果不能去除,那為何還能留著,為何還會被歌頌?這樣不公不義的體制,是一切文明的恥辱啊!

    人是唯一會在乎過去現在未來的物種,也是唯一會在乎其他人類和物種未來的物種,放眼幾千年的歷史,我們有鑑往知來嗎?我們雖享受人類有史以來最豐富的資源和科技便利,我們有因而創造大家共同的福祉嗎?今天人類高達七十億人,已經造成地球空前的壓力,我們如何在時間的縱軸和空間的橫軸中看清楚脈絡,從而找到安身立命的準則,這是我們要發揮智慧的地方。

    回到本心,回到相信,回到身心的安靜與放鬆,我們就回到最自然,那個很能享受清風明月,很能受用六根,一點點資源就很容易滿足的最根源本初的狀態。

    好感恩師的開示,上下古今盡在囊中,人類問題根源清晰可見,剩下的只是願不願意切實行去而已,師說修行人不會記掛什麼時候才會成功,只是單純浪漫的一路堅定行去,因為這是生生世世最美的約定-「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愛面子的虛假文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陳澄波的嘉義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