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午後,師的開示很特別,我們來挑戰新年快樂,以為要說:大家新年,真的快樂嗎?結果是要講我們為什麼來這裡?為什麼還留在聖脈?為什麼…?師導出了這個問就是主動,不問,就容易隨波逐流,被動了。

    「為什麼到屏東糖廠都要吃冰?是主動?被動?」吃冰帶給我什麼?仔細聆聽師與大家對話的過程,哈哈,會心一笑

    爸爸在糖廠服務過,也曾到冰品部支援做冰,他告訴我們,糖廠的冰現在都是化學原料,膨鬆劑、色素、、、,我都不敢吃。糖廠還生產糖時,那時的冰真是讚,現在跟外面賣的沒什麼兩樣,只是打著『糖廠』這兩個字。

    那天,他們在吃冰時,內心不太接受,尤其,之前已跟一寂一止講過爸爸說的,他們還是要吃。很不解,天氣也不熱,來到糖廠就要吃冰?這個邏輯讓我很難理解。當他們受用冰淇淋時,我的內心在冒泡。師會怎麼想?師很尊重個人選擇,儘管每個人的身體不太一樣啊,但至少會提醒現在的糖廠冰已如假包換了。

    「吃冰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這個問題很有趣。凡事這樣問,就容易回到一切動的核心。為什麼要呼吸?為什麼還要活著?…

    這不隨俗流轉,原來就是主動的深意,也是宗教的核心。

    師接著點出了欲貪(焦慮找不著出口)、有貪(怕無常而有操控的權力欲)、無有貪(怕自由、怕資訊、怕失控、冷漠,與世隔絕)的不同,讓我們看清楚慾望的真面目。有貪、無有貪跟自我認同的「我見抓取」有關,它才是根本的問題。緣此,很容易瞭解:中國人的春藥就是權力鬥爭。

    凡事問:這是您的自然嗎?陪在父母身邊,還是不陪?真正的慾望是好的生命連結,也是我們常說的佛性,就是尊重,支持和順應彼此的最真和最自然。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我只怕傷害別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知識分子與民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