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過去對嘉義的印象就只有阿里山,雞肉飯,和民雄鬼屋。這一兩年,因為開始接觸台灣歷史,才知道,嘉義舊名「諸羅」,是平埔族社名,跟台南一樣,算是最早被漢人開發的區域,所以,漢化較早且深。

    我們先去二二八紀念公園,之前看過介紹,有些期待,然而,今天實際走訪,有幾件事情讓我覺得很奇怪,第一,這個公園就位於兩條大馬路的交會口,來來往往的車輛很多,尤其是主要紀念碑的部分,位於路衝,不會給人一種想要逗留、沉思的感覺。第二,紀念作品的呈現方式,沒有給我直觀的體驗,它們的「象徵性」意義還得透過文字,用腦理解。第三,主題都是「族群融合」和「撫平傷口」,然而,二二八不是族群衝突,而是貪污腐敗的落後政權,以及外來統治者的殖民心態,引起民怨沸騰,我們需要的不是撫平傷口,而是導正我們對歷史的錯誤認知,建立起以台灣為主體的史觀,以及捍衛人權的民主價值

    如果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沒有要取回對過去的詮釋權、對未來的決定權,我們怎麼可能有「出頭天」?如果,加害者集團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有錯,如何能夠安撫亡魂、不再悲嘆過去?當藝術沒有面對真正苦難的根源,就無法撼動人心啊。

    接著,我們前往嘉義公園,我其實是抱著一睹陳澄波畫作「嘉義公園」的粉絲心態,去朝聖的,但一進入公園,遠遠地就看到一個很醜的高聳建築「射日塔」。

    看了介紹才知道,原來,這座射日塔的塔址,最早就是平埔族原住民的祭壇,日治時代,變成嘉義神社,國府來台後,為了「消除日本國家神道信仰痕跡」,將神社本殿改為忠烈祠1994年因火災全毀,1998年嘉義市政府原本計畫在嘉義公園內分別重建忠烈祠與新建射日塔,因預算不足,就把兩項工程結合。

    這個塔的造型元素,有阿里山神木被劈開的「一線天」,仿剪紙藝術造型的青銅雕刻,描繪原住民的「射日傳說」,加上下方的忠烈祠,現場看到的感覺是「突兀」!那硬生生的混搭拼湊,不尊重也無心理解真正的精神內涵,就能圖個「族群融合」?讓每個族群保有原本的樣貌就會增加彼此間的距離嗎?

    這座公園裡,有孔廟,神社,忠烈祠的遺跡,分別見證了滿清、日本、和國民政府的統治,從建築,多少可以看到每種文化對生命的信仰和態度。日治時期的神社遺跡,至今看來仍具有十分細膩的美感,可以看到日本民族做事認真恭敬的態度,和充滿禪味的生活哲學。而康熙年間蓋好、1961年以鋼筋混泥土重建的孔廟,則是驚人地粗糙,屋頂、梁柱,一副忽悠打混的模樣。

    神社附屬的齋館及社務所,被完好地保存下來,列為市定古蹟,目前是嘉義市史蹟資料館。但看館中內容,關於「教育」的部分,只有清代漢學、日本現代化教育、和國府來台以後的國民教育,而牆上貼的是中國歷史

    台灣的歷史,從原住民開始,史蹟資料倘不包括台灣原住民和荷蘭人的時期,根本不是台灣的歷史!

    嘉義之所以有「民主聖地」之稱,據說是因為1968年起24年都是無黨籍執政,有「嘉義媽祖婆」美名的許世賢,先後當選臺灣第一位女性縣轄市長、省轄市長,之後又獲全國最高票當選立委,對市政、對黨外開展,有卓越貢獻,其三女張文英、四女張博雅也因有母親庇蔭,先後出任嘉義市長、立委、國大代表。不過,我看到資料館裡面1990年代嘉義市政府的刊物,其中一期介紹到剛上任的市長張文英,居然把她的祖譜詳細列了出來,當然,許世賢的名字不在上面,因為祖譜只看父系,完全忽略母系!

    走出了史蹟資料館,往陳澄波曾經作畫取景之處走去,今昔對照,除了樹以外的所有人工建築都變醜了,還好,還有這些參天的大樹,無私地庇蔭著來此遊憩的人,也讓我還可以捕捉到幾分畫家曾體驗過的美感。

    台灣人的美感,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失落的呢?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殖民地種的樹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只怕傷害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