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和玲真邀十幾年前的一群老同事聚餐。

    席間玲真和我以前的兩位部屬談到我的改變,因為太久了,他們好像沒什麼感覺,玲真就刻意問他們說:「以前你們不是常常被他罵嗎?」

    這時,在富士康工作的那位臉色一沉,就冷冷地說:「你們知道以前他怎麼罵我的嗎?」

    其他人聽他這麼一說,都好奇地停下來。

    他接著說:「他罵我說:『你這樣只能管外勞!』」

    聽他這樣講,我回想起以前的往事:這主管是我屬下中管理最好的經理,最受我的信任。有一次他的單位,某一課裡10個作業員有4 位同時要離職,他沒事先報告就核准。我問他,他說這些人不服管理,要讓他們走。我覺得應該聽聽他們的聲音,他說他不認為需要,但尊重我的做法。我跟4 位作業員談過後,發現因課主管處理不公正,他們其中一人幫維修人員承擔了不該承擔的責任,其他3 人替他抱不平,不被主管接受,所以一起提出離職。我跟這經理說明請他找相關人員澄清確認事實,他起初不接受,覺得這樣會影響管理威信,也會造成維修人員的不滿。我當時生氣了,可能就是這樣罵他的,沒想到這句話他記了這麼久。

    自己以前的脾氣實在是不好,說話也不懂得由衷,不過,我最無法忍受的就是不公不義。我對直屬主管要求很高,但對所有的同仁,包括最基層工作同仁,每一個人的權益和心聲,都希望給予最大可能的尊重。

    晚上回台北的路上,太太跟女儿談到她的脾氣改善了,說她最近對妹妹很好。女儿說既然無法要求妹妹改變,只好由她自己來包容對方了。

    太太提醒她說:「你是包容讓妹妹表現她的最好。那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對妳的包容?」她說:「好像有。」

    我說:「從自己的角度看是包容,從對方的角度來看是尊重。」她能接受和認同。

    「我們華人的社會是封建大家長的觀念,父母和長官對子女和部屬都不知道尊重,常常用自己的角度在看事情,倒果為因、看圖說話、六根不知量,然後先入為主、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就像《後宮甄環傳》中的皇帝,要別人怎樣,別人都得接受,不管對方的立場,也不管是非對錯,只管主從規矩。發展到共和了,一票官僚還以為自己是喝黨國奶水長大的,完全不自覺一切軍公教的薪資福利來自工農大眾的稅捐供養,歐美的社會就不會這樣,他們對個人非常的尊重,他們很清楚公民不是總統的臣民,此所以他們的民主與人權才有穩固的保障。」

    接觸聖脈以後,我們才了解到尊重的重要,也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民主。傳統佛教把佛性講得很難感覺,其實佛性很平常,佛性就是支持與順應彼此的最真最自然

    跟她說人與人之間都應該要尊重,夫妻之間尤其要懂得尊重,沒有互相尊重的男女關係是不可能圓滿的。舉自己和她媽媽的關係說明,以前彼此不懂得互相尊重,關係幾乎破裂。直到懂得互相尊重,關係才得以保存。希望她一起來學習,也幫助妹妹有機會來學習成長。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一起見證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