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在西拉雅(中興林場)跟一心一寂走在一起的時候,一心問起了我們去嘉義三天營隊的心得,我們都說課程排得很緊湊,但因為講師很不錯,能夠燃起學生發問及討論的熱情,所以,包括一律都覺得「雖然累,但很值得」。所以,講師真的很重要,除了要講課精采,回饋也要能夠讓學員滿意、信服,才能讓氣氛熱起來,才能讓我們覺得累得值得。

    感覺受用最大的兩位講師是:1) 負責「從威權政治到民主轉型」課程的林瑞霞老師,曾讀過她這篇文章老師是國中老師(已退休),但和我印象裏多數「保守」的老師很不一樣,老師思想的開通及公民運動的實踐和推廣,令人讚嘆又感動。2) 負責「平反運動與轉型正義」課程的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瑤華,她總能把我們拘泥於傳統的思維引導出來,到令人眼睛發亮的方向,在放映了「長夜將盡(long night's journey into day)」這部片後,也是她為我們主持「轉型正義的借鏡和反思」的導讀與討論。

    從學員的反應觀察到,若講師是以比較傳統、上對下灌輸知識的模式,來進行課程,年輕人其實很不容易接受和吸收。新一代的年輕人,其實可以嗅得到父權的味道。所謂父權,就是態度上一付「我說的就是對的!你就是得聽我的!」這樣,即使出發點再好,即使是為了捍衛台灣,年輕一代在心理上仍會抗拒。我於是也想到臉書裏連結的一些推廣台語文的長者,竟然還在po孝道的文章,雖然他們都是深綠的台派.....也許他們有很濃的老年危機意識吧。

    這樣也想到,認識十多年的賣綠豆湯的老闆夫婦,至今他們都還是很虔誠的法輪功信徒,最近這一次去的時候,老闆娘正看著新唐人亞太的頻道,見我眼睛望向那兒,就跟我推薦這個頻道,她說這頻道是在宏揚「比較好的中華文化」,我有些詫異,想到之前他們會辦一些反共的活動......所以,許多人反中共,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中共」跟「中華文化」是脫不了關係的,而這些人還包括了不少「台派」,如張清溪吳惠林馬凱這些赫赫有名的學者。

    想,我們真的很需要「明治維新」,多多了解和學習西方的典章制度,不然,一直都只浸泡在「中華文化」裏,受荼毒還要發揚它 ><,也許他們真的覺得家族父權與黨國威權沒有關聯性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絆馬繩與財神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歌一直在唱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