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下午,到簡單喜悅,參加手繪拇指琴(kalimba)的活動。好久沒有畫畫了,面對一個空白的木頭表面,要如何開始?老師說,三千多年前,非洲大陸,就出現了拇指琴,最早,是用來說故事的,後來,才慢慢演變成樂器

    閉上眼睛,想像,當我把這把拇指琴,捧在手心時,它會說出什麼樣的故事?心底,浮現一個溫暖又豐富多彩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於是,張開眼,用鉛筆打底,先劃出最粗略的幾筆交錯的弧線,替ilha formosa這幾個字定位,然後,把字體著上綠色,以亮黃、天藍、溫紫的色塊來襯底,慢慢地,再加上其他的色調,填入不同的紋理。

    讓呼吸決定何時下筆,用全身的重量來決定筆觸、力道。

    木頭本身有紋路和顏色,一面畫,一面熟悉、進而運用這些特質。每個線條,都應運著另一個線條而生,每個色塊,都為平衡另一個色塊而存在。畫了一個段落,就會稍微拉遠來看,整個畫面還需要什麼,反反覆覆、靠近又拉遠,發現,畫面上的一切元素,都在關係中相互呼應與成全!

    那感覺,就像一週一次的法會,放下萬緣,齊聚一堂,為的是共同成就一幅最真最好最美的時輪金剛沙壇城。在這短暫的兩小時中,每個人,把自己的中心線拿出來,供彼此在關係裡檢驗、比對、校正,每一個聽與說,就像一個筆觸或色彩,催生著下一個發現與覺醒。

    今晚共修會,在小組中分享,上週六半日關,從一寂與學員的問答中,觀察到自己在跟人互動時最大的問題是,無法脫離自我中心的慣性,於是,說話常常變成說教。而追根究柢,無法入心入空入流的最大原因,還是因為心粗,呼吸粗,痛下決心,要好好回到基本功的鍛鍊。

    我的這一番告解,居然讓一賢也發現了自己十幾年來說教的毛病。聽報告的時候,大家都開心地笑了,一部分,是因為他的幽默自嘲,另一部分,是打從心底為他開心,因為發現自己的盲點,是值得慶賀的。

    有一群除了最真、什麼都不要,除了謙虛、單純,什麼都不比的同修,想像不出比這更幸福的事了!願不斷淬煉並內化這樣的深信與深愛,時時刻刻練習呼喚自己、呼喚世間。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人間的戒禁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去正義化」的國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