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關廠工人臥軌,站在月台上被耽誤的旅客們,憤怒叫囂...我一直不敢打開那段影片來看,怕看了以後會太傷心、憤怒。

    去年8月10日,搭火車去新竹,剛好在捷運台北車站遇到這群抗爭的勞工,從那天起,他們的身影,他們的表情,他們的歌聲,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因為親耳聽到了他們的訴求,很自然地,對他們有一種認同與理解。

    不禁想,如果今天,我也是月台上的旁觀者之一,甚至,是臥軌行動的參與者,我會如何面對那些跟我立場不同的人?面對那些因為不耐煩而憤怒叫囂的旅客,我會不會投以憤怒、不屑、甚至憎恨的眼神?

    朋友在臉書上貼了一則訊息,大意是他被堵在車站(原文已刪除,我也不記得內容了),看到訊息的第一時間,感覺他的語氣有點酸,於是,心底升起了批判,那批判,又勾起了一些過去沒有全然消化的感受。

    原來,那就叫做「成見」!觀察到自己的反應,戒慎恐懼。

    想到師開示過,戒禁取(silabbata-paramasa),就是把「是非對錯」抓得很緊,不知以為知,以管窺天,以成見待人,喜用自己的尺量度別人行止,對別人行為先入為主,不相信別人自有其「行所當行止所當止」,對公義很犬儒見樹不見林,又稱為基本教義派、原教旨派一個國家的人民,有越多戒禁取,就越封閉落後一個社會,如果到處充斥著這樣一種己是人非、虛妄不實的態度,就很難形塑健康而開放的輿論空間。此所以《古阿含》告誡「莫量人唯如來知人」。

    自問:我相不相信,如果我的朋友有了正確的資訊,他會做出最好的判斷?我相信!基於這樣的信,我決定向他簡短解釋工人們臥軌的原因,並附上一篇鐘聖雄在PNN的報導聯福 / 憐福關廠工人的淒涼晚景

    那則短短的回應,我反覆修改了幾次,確定自己的遣詞用字中,沒有「我比你懂」的高傲,也沒有要說服他認同工人的意思,只是很單純地提供他沒有看到的角度,再按下Enter鍵。畢竟,每個人能看到的角度都有限啊,真的幫助彼此,就是幫助彼此照,照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師曾經開示過:「我們對這個世界有很多的誤解和不接受,誤解越大,不接受也就越大。最大的誤解就是身見(把不是我的一切,錯認為是我),最大的不接受就是別人。」

    哪裡有別人?臥軌的人,是我,叫罵的人,是我,執行驅離的警察,是我,疏導乘客的台鐵員工,是我…,將心比心,體會每個人的困難處境,是我這一生永遠的練習。

    然而,面對公權力時,我們需要的不是將心比心,而是嚴厲的監督,因為,公權力不是人,而是人民集體授權的一個運作機制,它的力量常是易放難收,當公權力被少數人所把持利用,濫權瀆職,權責脫鉤,整個社會的是無窮無盡的苦難和壓迫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是公義或冷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相互呼應與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