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旅居澳洲二十幾年的堂哥聊天,他說澳洲獨處地球的一隅,他們獨自發展出自己的哲學、文化和制度,他們的法令規章非常的嚴密細緻,每一個法案都是先由政府出錢委託律師團制訂,經過公聽會充分討論,再交由政府和立法部門通過施行,一經實施一定貫徹到底,一直到被修正為止,法令不斷與時俱進所以會不斷修定,理想與現實沒有太大差距。

    澳洲規定只要是公民就有投票的義務,如果沒有投票會被罰五十澳幣(約1600台幣),他們關心公共事務但非常理性不會狂熱,因為制度化已經很深所以社會安定,任何一個政黨執政都不會偏離太多。

    他說民進黨一定要走工黨路線,就是幫助勞動大眾說話,因為國民黨明顯是為既得利益者,就是金字塔頂端的人說話,民進黨要爭取廣大群眾的支持,一定要把自己的政策說清楚,取得民眾的了解與支持。一旦走抽象的中產階級路線,就需要有與國民黨伯仲之間的黨產和地方派系,這些都是已知的不可能。

    國家認同雖然很重要,但千萬不要中國民黨的計謀,國民黨老是打高空,用國家認同和國家安全來恐嚇民眾,那就先擱置國號問題,只說透過公民自決決定台灣前途和國號,單純提出各種選項由全民決定,一定要把注意力拉回民生政策,肯定每個認真工作者的價值,提倡勞動神聖,強調公平正義,這樣民進黨才可以成為主流,贏得多數人的支持,而成為穩定的執政黨。

    台灣亟需公民教育,每個公民都要理性參與公共事務討論,公理自在人心,理性客觀的討論,好壞真偽就會越來越清楚,不要把戰線都拉到最後最高,從小小的、每一個政策去說服人兩大政黨在租稅政策上一向是自我棄權(減稅)與偏好資產階級,讓北歐公民普及式的社會公民權,在台灣社會民主的在地實踐處於結構上的不可能。最近在立法院討論「公共債務法」修正草案,兩大政黨紛紛力爭舉債上限與額度,政府總債務早已瀕臨二十兆,我們的公職人員除了債留子孫外竟毫無對策,這種不公不義不負責任的龐大債務,只會削弱國力並形成惡質的世代剝削

    社會活力決定於低收入階層進入中高收入階層的垂直流動性,當貧變富的障礙太多,社會注定失去活力臺灣社會要動起來,就要先讓工人站起來!要讓工人站起來,唯一途徑是工人要團結起來,堅定建立工會,以提升與資方的集體議價能力。有集體議價能力,勞動力市場真正的「勞工因素」才可能彰顯出來。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回屏東過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玩耍」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