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準備回屏東過年,為了避開塞車的苦,所以提早回屏東。

    身體的感冒排毒已近尾聲,這次感染,很感謝定課的功德,讓身體的能量,沒有受到影響。

    到了屏東,已午後三點,對於用餐的時間相,早已被禪修生活打破了。我們隨時可以調整用餐時間,因為純然尊重身體的需要,飲食是為了饑餓匱乏的需要,即使在挨餓時,食物取得不便時,只要回到呼吸與放鬆,身體自會調整,饑餓感一下子就過去了,這種感覺,就好像親教師說過的,吃呼吸!吃呼吸就飽了。也難怪,以前看過道家所說的辟穀,就是只吃呼吸。多年前讀印度奇人雅尼軼事,更是印證了這種事。只是,他們做錯了一件事,打坐只是為了不吃不拉,沒有進步的空間。

    到達曾經喜歡用餐的地方,選擇曾經喜歡的食物,誠如親教師說的,我們都是用過去在吃。

    有些過去喜歡的食材、煮法,並非對身體是健康的選擇,這些曾經喜歡的食物,現在已被親教師的法語取代了。不再食用那些曾經喜歡的,卻對不起身體的食物了。(比如,經過賣臭豆腐的地方,賣肉圓的地方,賣炒米粉的攤位…)

    當用餐時,內心想的是眼前的這頓食物,是經由多少因緣,才被我享用。想到年關近了,社會上許多善心人士,主動提供餐飲,招待那些貧苦人家,飽食一頓,希望此舉能為大家帶來一個溫馨的年節。雖然是杯水車薪的善心,但也從那些苦難的眾生中,看到自己所享用的,一切都非理所當然。

    當這樣想,這樣看,用餐的動作就慢了下來,注意力就集中了,用餐的態度也變的莊嚴許多了。

    在用餐中,一陣陣機車的噪音傳進耳中,抬頭看到,一群年輕人,穿著打扮迥異路人,每個人都戴耳環,有些男孩像女人。看到這些,就如同看到自己過去那些批判的觀念瓜熟蒂落不掛懷了。雖然當下還無法完全的欣賞他們怪異的打扮,但起碼早年那些批判對立的觀念與想法,已完全不再拉扯了。

    太太指著年輕人的機車後座,笑著說:你看,他們好可愛喔!

    原來這些新潮的年輕人,在機車後方掛了一個熊布偶,寫著可愛的標語。

    看來,太太比我會欣賞這些奇異裝扮的年輕人耶!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兩種殖民威權的痛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讓工人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