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收看日本放送協會NHK 200945日首映的紀錄片:日本治台50年。原題是「亞洲的『一等國』——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中國簡體字版別有用心地改譯為《歧視與同化》。

    很深情的看,彷彿自己就進入那個年代,感受著當時人所背負的苦難,眼淚竟一顆一顆掉下來,好像觸動到台灣這個母親的內心世界,是這麼的苦卻又是展現著無比勘忍的力量。

    紀錄片指出,日本為了成為世界的「一等國」,以武力鎮壓台灣的反抗勢力,將台灣的原住民帶到博覽會「展示」,藉以誇耀統治的成功。另外,利用「差別待遇和同化」的矛盾,產生歧視,還實施皇民化運動剝奪台灣人的民族性。

    嚴正地說,這部紀錄片的立場比較接近國民黨的「親中反日」,對中共也有示好的傾向。多次在紀錄片出現的柯德三(1922年出生在日本,228事件前後在臺大當過七、八年的皮膚科醫師)對此很憤慨。紀錄片訪談他當年好不容易考進菁英學校「台北第一中學」(現在的建國中學),在日本人佔多數的環境中,他常受到歧視。譬如他便當裝著滷肉或滷豬尾的菜色時都會被譏笑。沒想到NHK只截取他批評日本的部分來播放,讓人以為他很反日,實際上受訪時他強調的是,日本統治台灣功過參半,受到歧視確實存在,但日本留給台灣很多東西,如果沒受日本教育,就沒有今日的他。2005年他在東京出版過一本書「母國是日本,祖國是台灣」。柯德三憂心忡忡地說:「目前台灣正處於被中國逐步併吞的狀況,知道日治時代事情的70歲以上的台灣人都期待日本能伸援手,如果NHK的報導釋出的是台灣人反日的訊息,那一定會影響台日兩國關係」,他懷疑,紀錄片背後可能有中國離間台日的意圖。

    台灣研究論壇會長永山英樹說NHK紀錄片利用一張照片,附上「人間動物園」這樣歧視性的標題,來凸顯1910年倫敦召開「日英博覽會」the Japan-British Exhibition 1910時,日本政府把台灣的排灣族帶去給人「看猴戲」,但日本政府當年並未使用這樣子的詞彙,排灣族人是去跳傳統舞蹈和模擬戰鬥,這就類似現在日本相撲或傳統舞蹈歌舞伎去海外表演一樣。NHK的報導真的很突兀,有移花接木、扭曲捏造之嫌。

    除以上偏頗外,這部紀錄片,大致上平常心的呈現,日本當時看待台灣人民的心情。50年日本殖民台灣,其用心與經營,與國民政府來台的掠奪心態,不可同日而語。當年加入日本兵為日本國而戰,戰敗就給「母國」拋棄,來了一個「祖國」,又給「祖國」斥責為日本人的奴才!每每觸到那兩代人背負兩種被殖民的辛酸,好心疼上一輩人的苦痛與屈辱。

    比起國民政府來台對台灣不僅對環境摧殘蹂躪,對人權恣意剝奪,對人民財產巧取豪奪,把台灣所有的資源,可以拿走的通通拿走,從最早期全力支援國共內戰,接著是國庫通黨庫、半強制性的勞軍捐款到軍人之友社、婦聯會,剩下的,連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都沒有,也不讓台灣人有自由呼吸的空間,只是將台灣當作一個生存的跳板,根本就像小帝國駐屯邊疆一樣,睡幾個晚上就走人,一點也沒有想要與斯土斯民共謀幸福的決心。對自己所犯的滔天大罪,一再掩飾、扭曲,繼續愚民。三際網站什麼是中學為體道出不少臺灣人一輩子畏憚威權而羞於啟齒的屈辱。

    爸媽是日治時代出生,爸爸是1922年次,常聽媽媽說起她小時候的故事,最常講的一句話是:「我大約十三歲時,就拿著叫賣的東西到處去賣,常常聽到日本人說,這小女孩好可愛。」聽著媽媽這樣講的時候,眼睛都會發亮,媽媽是養女,需要賺錢貼補家用。

    也常聽媽媽說,日治時期,每戶人家的大門根本都不需要關起來,沒有所謂的鐵窗,因為沒有小偷,治安非常好。

    爸爸年輕的時候曾被送到南洋戰場,21萬台灣兵的其中一個,倖存回鄉,不久就跟媽媽結婚。爸爸說他在日治時代當兵的時候,學習了很多的技藝,比如會做吉他、古箏、胡琴....等樂器。常常會拉起自製的二胡,唱起影片中唱的日本軍歌,在他回憶中的日本,沒有讓人感覺他對日本的仇恨,而是一種美好的回憶。

    紀錄片中在公園裡的老人唱歌的神情,真的很像生前的爸爸,談起日本時代,都神采奕奕,影片中一位阿伯這樣說:當時的台灣青年和日本人同心協力,請瞭解我們的心情,是冒生命危險為「國」盡忠的啊!

    爸爸日語講得很流利,當爸爸知道我在日資公司上班,他總是想北上一趟請日本老闆多照顧我,當時無法瞭解他的心情,如今回想起來,猶潸然淚下。

    父母口中的日本,好像帶給他們無限的回憶,但國民黨以墾殖心態來到臺灣以後,遍置警總線民,聽到的盡是小孩有耳無嘴,不要亂說話,深怕給人密告檢舉吧!也聽過媽媽說有一次親睹國民黨軍隊掃射高雄火車站地下道的雄中學生。一群人死在地下道。媽媽當時正好在陸橋上。

    爸爸自製胡琴出售也教人家拉胡琴,回憶年輕時代的光彩,對政治很少碰,大概給嚇住了!媽媽不一樣,因為一個機緣認識本土派議員,因此媽媽常私下幫忙周遭朋友遊說要支持台派的候選人之類的。

    或許有著父母生在那一時代的關係,這部紀錄片總是讓自己難過心疼的很想哭,好像第一次才聽見台灣的苦難,好像才瞭解到父母的心情那般的激動,他們忍氣吞聲承擔下來,只為了帶給子女勇氣與信心,一起為這塊土地注入清新勇健的活力,流下每一顆眼淚,都是一種深深的感恩。

    紀錄片最後的留言:

    「我們應該去找出能和別人共有的歷史,瞭解他人的歷史也就是了解自己,不能在『總認為正確、優秀的是我們自己,而錯誤、落後的總是別人』,應該放眼世界,去理解為何世人會這樣看待日本。」

    「被認為是親日的台灣,日本統治的深刻傷痕至今未癒,這是今後也將在亞洲生存下去的日本,必須共同分擔的現實,從直面過去中尋找未來,150年前登上世界舞台的日本的歷史,正在向我們每一個人的未來發問。」

    從直覷過去中尋找未來,正視人心都想要活出最真的生命,用喜捨心面對過去,不再是自責懊悔,而是更慈悲的寬容這一切,讓未來這一條路走得更踏實、更幸福,相信為台灣付出血汗的先人,深願我們能以更高廣的心走下去。

    就像三際網站一篇《向鬼魂索回痛苦的記憶》的結語:狄更斯向痛苦的記憶學習,解開了心底冰封已久、僵硬的鎧甲。一味否定曾有的辛酸悲慟,我們就會失去人之所以為人的可貴質地。

    延伸閱讀:

    「人間動物園」的真相與檢証 http://youtu.be/9rwXvWOZFMk
    黄文雄對NHK亞洲一等國紀錄片的檢証
    http://youtu.be/G0gaEiQgM_c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 站長的話:

    觀賞NHK製播的150年戰爭與和平序曲,談的是日本想要成為亞洲第一等國的動機。紀錄片裡,有探討當時的日本在想些什麼,也有很多台灣耆老分享他們年幼時期被殖民的苦悶。表面上,談的是殖民與被殖民、壓迫與被壓迫,實質上是以人為出發點,談尊重、談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影片裡,只有身而為人的反省,不見任何歌功頌德,我想,一個懂得反省的民族,只會讓人尊敬,即便她曾經誤入歧途,但終究會有尊嚴地重新站起來。相較之下,不懂得反省的中國人,對台灣人為何寧願親近日本也不願意認同中國,至今仍百思不解。(02-06-2013一三)

上一篇:把室內的暗沉通通打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回屏東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