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到德國之音的報導大屠殺研究為何仍未告終?,訪問德國研究反猶太主義和極右主義的資深學者朱莉安.韋策爾Juliane Wetzel)。訪談中,韋策爾表示:「我們對大屠殺當然還沒有瞭解透徹。還有很多方面,我們還沒怎麼研究,甚至根本就沒觸及。」

    她分析原因之一是檔案到現在才開放,所以,有很多事實還是被誤解的,例如,人們總是以為,絕大部分猶太人是在集中營被害的,事實上,開始使用集中營之前,大約200萬猶太人就在蘇聯境內被集體槍殺了。

    另外,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被接受的觀點是,當時,發生大屠殺的地方都那麼遙遠,德國人不可能知道。最新研究結果則顯示:當時,即便許多人只是知道個大概,但只要願意,其實是可以瞭解到不少情況的。

    這一代很多年輕人以為,他們對大屠殺已經很瞭解了。但實際上,他們對大屠殺的瞭解,只侷限在看了一兩部故事片而已,他們其實並沒有深入瞭解和思考這個問題。

    一九七零、八零年代,「大屠殺教育(Holocaust Education)」的內容還是以震驚、震撼為主基調,年輕人被加上了沉重的負擔,甚至會說「我不想再聽」了。今天大屠殺教育最關鍵的是,不要再道德說教,而是介紹歷史知識和背景,這才是基礎,這才是應該做、卻還做得不夠的。

    韋策爾說:「你必須和中小學生討論類似這樣的問題:當時人們知道什麼?可以知道什麼?1945年二戰結束後人們回避這個話題的機制有多強?它在多大程度上主導了西德的歷史?原因何在?也就是說,我們不能以1945年為界,只看之前不觀其後,而是也必須清楚地意識到,對當今的政治決策而言,這個話題也很重要。」

    今天,在德國,反猶太主義仍以兩種表現形式存在著:一是指責猶太人對遭受到的迫害負有責任,或把大屠殺歷史當成提款機等等,因為難以承受罪惡感而製造出的卸責說法。另一種,則是藉由攻擊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作為,把昔日的受害者,通通轉化為加害者

    所以,單反省歷史是不夠的,需要進一步針對今天的表現形式,提高意識,把新的知識和認識傳授給學生。否則,大部分人還是僅在談納粹時期的時候,才會想到反猶太主義,而在談今天的各種現象時,他們還不會意識到這也是反猶太主義的表現。

    讀這則報導的時候,感覺,根本就是在描述台灣的現狀,只需要把所有的大屠殺字眼,轉換成228和白色恐怖,把「反猶太主義」,換成「殖民主義」即可。

    228和白色恐怖,對當時台灣人所造成的最大傷害,就是殲滅任何一絲絲自由平等的理想,把關心公共利益、爭取民主法治的人,鬥到身敗名裂、身首異處,把政治變成一件人民無法參與、無力參與、自動放棄參與的事。這難道不是台灣的現狀嗎?

    我不是民進黨的支持者,但是每每看到有人以「藍綠惡鬥」來解釋一切問題,就會看到殖民者歷史教育的成功。把過去歷史錯誤解讀成族群認同的差別,就會把現狀錯誤解讀成藍綠惡鬥,無視於黨主席指揮立法院與檢察權,就不會理解黨國體制復辟成功。

    國民黨的黨國體制,讓公投法、罷免法成為只能看、不能用的裝飾品,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用特務分化社會、讓人心充滿恐懼、以至於冷漠,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用司法整肅異己、以媒體控制和扭曲訊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先結構性犯罪搜刮民脂民膏、再施予小惠讓人誤以為政府在照顧我們的操弄手段,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對國際社會、對國內人民,臉不紅氣不喘地公然扯謊,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用五都改制製造越來越大的城鄉差距、貧富差距,讓台灣的地方自治,越來越遙不可及,與中國簽署種種不平等條約,讓台灣農業、工業、商業、文化、新聞自由,全面失守,目的沒有別的,就是把台灣準備好,讓中共來殖民。

    1948年中國記者江慕雲報導:「從祖國來的接收大員、視察大員、旅行觀光的人,還有一班心術極壞的淘金者,幾乎沒有一個不稱道台灣好、台灣富庶、建設好、氣候好、一片和平空氣。(《為台灣說話》頁13)

    二二八事件爆發前的15天,天津《大公報》社論這樣寫著:直到現在,台灣比較還是一片乾淨土,我們應該珍貴它,愛護它。說來慚愧,這片乾淨土之所以為乾淨土,還是日本五十年統治的遺產。….台灣人民智識高,習慣好。知道愛國,也知道與貪污鬥爭。人人有生活技能,又不求奢侈享受。…由內地大陸到台灣去的人,都會感到清新、恬靜而舒適…大工廠以千計,工業規模在全國各省首屈一指。(社論〈請愛護台灣這片乾淨土〉,1947.2.12

    全臺灣2300萬人有幾個人讀過這些媒體報導?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哪來的媒體壟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莊子口誅筆伐的大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