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泥土怎麼謳歌
    季節怎麼遐想
    我慣於在
    半山腰砍拾褪色的風

    若滿天烏雲
    山徑就紀錄我的思索
    若出了太陽
    連呼吸都留不住
    除了大冠鷲
    我不曾遇見更輕的名字

    砍掉自負水泥壩
    歸還溪流
    砍掉佯裝睦鄰果園
    歸還綠林
    砍掉炸彈卡啦歐凱
    歸還寧靜

    砍掉殖民主義
    歸還自己

    我其實不是開山刀
    我只是試穿一件
    年邁的黥面

    後記:
    近日登郊山有感,以本文替台灣原本美麗的山林說兩句。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就這樣浪漫地相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結合所有正向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