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魔術師左手高舉一橘色馬克杯與嘴唇同高,右手則拿著透明玻璃杯,裡面放著少許的水。魔術師說水倒入馬克杯,就可以變出冰塊來。透明玻璃杯裡的水倒入了馬克杯,魔術師先將馬克杯左右輕晃二下,然後杯口朝下,果然迸出了一個冰塊。

    魔術師不藏私,他說冰塊預藏在馬克杯中,同時馬克杯裡還有一塊用來吸水的海綿,倒進去的水,晃兩下,確定海綿完全吸收以後,再讓預藏杯中的冰塊現身。這裡面的障眼法是:選擇用馬克杯,同時又將馬克杯高舉,就是不想讓人看見杯子裡的風光,而故意用玻璃杯裝水,不過是讓人誤以為眼前一切透明。

    明知道是魔術,是騙人的把戲,但很少人能識破裡面的機關。這就好像台灣明明已經可以公投,卻沒見過任何一次全國性公投通過門檻,已經可以罷免,也沒見過任何一位民選公職或民意代表被罷免。原來,公投與罷免的高門檻,就像魔術師高高舉起的馬克杯,只能遠觀,但絕對不會讓你靠近;我們以為有選舉權就是民主了,這就好像觀眾看見魔術師手上透明的玻璃杯,卻忽略了馬克杯的不透明。

    你我都活在障眼法中,六十年來,統治者都是這麼戲弄人民的!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家族世襲政權的文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富貴奴役貧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