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就算你花大把銀子去換血成功,但是你換不了你的基因。這樣的議題連號稱深綠的人都很少再提起,怎麼還揀別人丟下來的東西當寶呢?」

    這是朋友看到「外省人的後代不叫外省人」文章時的反應,我甚至覺得他可能只是看到標題,就已經感覺渾身不對勁了。朋友的制式反應,正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事實上,不久以前,我的反應和他完全相同。我很清楚我的抗拒源自無明,我不瞭解事情的緣起,我不知以為知。

    該文談到省籍意識源自於省籍制度化,而此一制度硬是將台灣劃分成殖民與被殖民兩個世界。有人說台灣早已民主化,省籍不再是一個值得被討論的議題,其實不然,今天的台灣,省籍衝突看似平靜,卻暗潮洶湧。

    還記得嗎?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長吳孟德在議會答覆質詢時,一句「外省人來太多」便引起公憤,隔日為抗議吳孟德發言失當,高市外省族群近五百餘人,包了14輛遊覽車到高市議會進行抗議。

    還記得嗎?以范蘭欽為筆名,由郭冠英發表的文章中,自認「高級外省人」,稱某些台灣人為「台巴子」、「倭奴」等,也同樣引起許多民眾不滿、深綠民眾的撻伐。

    這才是台灣的現狀。一觸即發的「省籍情結」,早在1945年國民政府到台灣搜刮資產時,就已經埋下了導火線。不去瞭解衝突與矛盾的背後因緣,不去呼喚認同斯土斯民,一味地相信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就是規避問題的核心。

    生長於新竹空軍眷村的郭冠英說:「228的歷史完全顛倒,真相被掩蓋。陳儀是愛民清官,蔣介石陳儀當時處理也極對,其錯最多只是誤判寬仁。」

    郭冠英的說法絕非個案,也不是什麼省籍情結在作祟,而是照單全收了黨國洗腦教育,然後以相同的手法,鞏固自己在省籍制度中的優勢。郭冠英如此,馬英九亦不遑多讓,國民黨得以統治台灣超過一甲子,權貴們之所以能藉由世襲,長期壟斷社會的資源分配,靠的就是玩弄你我的歷史記憶。換言之,只要國人不願意瞭解228,省籍衝突就不可免,階級壓迫就不可能在台灣消失。

    有人邀請你認同這塊土地,也有人提醒你不要忘記自己來自海峽的對岸,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您,會覺得那一個比較接近自然?哪一個才是您內在最真、最美的聲音呢?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 站長的話:

    郭冠英的老婆趙耀新,是前經濟部長趙耀東的堂妹。

    有這樣的政治背景,他才可能一進新聞局受訓半年,就外放新聞局駐紐約辦事處(同仁羨慕的肥缺「天下第一處」)擔任第六職等的三等新聞祕書,很快又晉升到九職等的一等祕書,再由前新聞局長史亞平提拔他到公認「肥缺」的加拿大多倫多以九職等代理十二職等的職缺。當年新聞局外館57個,駐外人員共114位,政府每年花費公帑六億五千萬元;單只多倫多一個館就要一千萬元。每個月領取約23萬臺灣人納稅錢的郭冠英,在外頭專寫罵臺灣人「台巴子」的文章,還留下名句「根本沒有台灣這個東西,她不是省,更不是國,只是個鬼島令人心慟。

上一篇:我們都很有共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家族世襲政權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