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法務部政次陳守煌昨(21)日表示,根據個資法維護個人隱私的原則,如果執法警察不同意,得以制止民眾錄影拍攝;但並非遭制止後,民眾繼續錄影就會被以妨礙公務移送法辦,還需視是否有暴力脅迫等要件。

    警察執法也是隱私!執行公務,也要保護隱私,難道臺灣已墮落成馬英九的「家天下」,還是警察所執的法是大家長父權的「家」法!不是「國」法?人民拍攝警察執勤、錄影蒐證,本是言論自由,如今迷亂的警政,已對人權不知不識!

    陳守煌強調,如果民眾覺得警察執法時,有需要蒐證反制,拍下警察的名牌、號碼即可,任意拍攝警察的臉孔,當然有侵犯隱私之嫌此一說法等同宣告,新聞報導對警察執法做任何拍攝,須經同意,此舉將嚴重侵害新聞自由。

    警察「無正當理由,跟追他人,經勸阻不聽者」,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9條第2款,處新臺幣3千元以下罰鍰或申誡。但陳守煌說,社維法的主管機關是內政部,內政部有「行政裁量權」自行解釋。依85條第1款「以顯然不當之言詞或『行動』相加,尚未達強暴脅迫或侮辱之程度者」此中所稱之顯然不當行動,竟包含了民眾拍攝警察的行為。

    當事人有自行錄影錄音保全證據之權利,這是人民在司法上的基本權益。警察執行公務不准民眾錄音、錄影,如何保全證據?陳守煌表示,警察也是民眾,也要保護隱私,這兩者之間並不矛盾。為保障警察權益,依法警察就可以出手制止民眾繼續錄影,事後警察得依個資法提出民事侵權告訴。但並非警察口頭制止後,民眾持續錄影就會涉及妨礙公務,還需視民眾的行為是否有暴力脅迫等要件而定。

    依2012年9月13日法務部回函警政署(法檢字第10104149290號)的函釋:民眾向司法警察人員陳情、檢舉或接受行政事件調查時,得否自行錄音,因牽涉承辦人員或其他在場人員之個人隱私權益,除有當事人允諾或法律明文規定外,其隱私權之保護與一般人並無二致。

    法務部解釋函認為,若民眾未獲同意而擅自進行錄音、錄影,司法警察人員得視情節加以制止,如民眾因而涉有刑法第135條第1項妨礙公務罪嫌者,並得依法究辦。

    中天新聞最近報導,一位警察在大樓值勤時,碰到民眾錄影拍攝,警察告訴民眾依法拍攝需取得他同意。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天高地厚的眼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命始終不是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