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幾年前,德國某處的聖誕夜活動,小朋友演出耶穌在馬槽降生的故事。其中一位有唐氏症,飾演旅店的小二,只有一句台詞:『對不起,全都客滿了』。不料正式演出時,他看著大腹便便的瑪利亞離去時,竟然脫稿高聲說道:『回來!我的房間讓你們住』。全場為之一愣,劇演不下去了,但無人不被孩子的真摯感動得熱淚盈眶」。

    在臉書上分享了一篇短文。經驗裡,人們讀故事的時候,通常是看到自己想看的,每一個人的解讀與聯想也未必相同。故事裡,我看到孩子的單純,他對別人的苦難很有感覺,且孩子無懼體制,勇於說出自己的真心話。我覺得自己關心公共議題,就是在做孩子想做的事,我嚮往自己可以跟孩子一樣,除了最真,什麼都不要。

    我在臉書中,分享了我的嚮往,而我也看見了完全不同的想法

    有人說孩子的純真可愛是真的,他們不會算計、隱匿自己的意圖,來欺瞞周遭的人獲取「想要」的利益。有人認為政治的齷齪遠超過人們粗淺的認知,如果希望去做孩子想做的事,就應該將涉足公共議題的時間,放在陪老婆、孩子、家人或遊山玩水上面。

    這些人,繞了一個大彎,就是希望大家跟他們一樣犬儒、跟他們一樣看破世情,而這種「看破」卻是一種熱情憧憬的遺失,裡面根本沒有自己想要努力的方向。這些人跟人很有距離,他們寧願抱自己的狗,也不願意擁抱另一個世界的人;這些人對自己沒有信心,對別人的痛苦無感,解讀現存的不平等為宿命,他們處處看不起人,說別人的可憐是自作自受,當看見人們說真心話時,為了掩飾自己失真就說別人太天真!比起孩子的單純,這些人顯得好不自然!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迷霧中的微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玩法弄權罪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