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閱讀白色恐怖海軍事件的相關資料,在眾多受難者裡,佛教居士馮馮也是其中之一,2003年文史哲出版社出版的《霧航》,是馮馮平反自己冤屈而寫的一生回憶錄。

    書裡,馮馮寫出軍旅生涯被誤認為間諜而遭逮捕監禁長達五年,以及在獄中遭受施虐刑求等往事,對於年少時期的隱晦之事亦毫無保留,甚至公開出櫃了自己的同性戀傾向。

    馮馮,本名張志雄(1935-2007),入伍時已改名馮士雄。他的人生經歷十分奇特,1935年出生於廣州,母親張鳳儀是廣西壯族人,父親是強暴母親的軍官。顛沛流離的童年生涯,馮馮自力更生於香港與台灣兩地成長。

    馮馮15歲投考海軍官校,隨校逃難到台灣,因為年少無知,又思念親人,結果擅離學校,回校自首後,就被開除,而且被羅織成通匪之嫌,又說他自白是國際間諜,開始被關入所謂的「鳳山招待所」,慘遭同囚輪暴,又遭濫權的軍官強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一個招待所換過一個,被當成「賤人」(男妓)。一直到他心儀的同學輾轉寫信給他母親,告訴他母親他的慘境,他母親當時已逃到香港,才託了很多關係,向他父親的軍中舊同僚求救,最後以精神分裂名義放他自由。

    放生後,他流浪到台北乞食,做擦鞋童,不幸又被西門町北門的黑幫軟禁,強迫做男妓,並打算拍色情片,他向來玩的美軍求救,美軍幾個人打架製造混亂,分散保鑣注意力,他才逃出,後來在中和一處老鄉的養豬場工作幾年,因故離開,又回去台北車站擦鞋,直到剛好軍中徵翻譯,他沒學歷也沒身份證,但因為中學時在教會學校讀書,英文口語能力很好,雖報名被拒,仍天天去拜託,終於引起一位美軍軍官注意,讓他順利報名,結果竟是28名編譯人員錄取中的榜首,《中央日報》當年還刊出「流亡學生擦鞋童考取國防部外事編譯榜首」大標題。

    因為馮馮本身驚人的語言天賦,讓中學沒畢業的他靠著自修通曉十種語言,16 歲就以法文創作短篇小說《水牛》在國際文壇嶄露頭角,1963年,馮馮27歲,以百萬字長篇自傳式小說《微曦》四部曲(皇冠雜誌社出版),得到首屆「十大傑出青年」的榮譽(「十大傑出青年」首屆獲獎者還有錢復彭明敏)。

    雖然他的著作不斷得獎,又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但是,情治單位一直都在懷疑馮馮和他母親,在一些軍方有關的文藝雜誌,就有許多親軍方的文人寫文章辱罵馮馮及詆毀馮馮母親是迎來送往的娼妓等,又常有情治人員去和他母親問話,此時,馮馮也因翻譯和蔣經國先生有一面之緣。

    當時,美軍顧問團裡面被軍方情治單位裝了針孔和竊聽器等,馮馮和情人的親熱擁抱都被偷拍,軍方情治單位並以此要求馮馮配合,以此要求情人去套取美方的重要軍事情報,不從的話,就要將馮馮及母親送去改造。

    馮馮的情人建議馮馮先將母親送回香港,結果馮馮自做聰明,要他母親宣稱已從香港回大陸,更讓情治單位確信馮馮母親是間諜,對馮馮也更加緊監視。

    因為馮馮的虛應,情治單位打算把馮馮抓去關,有一天馮馮接到蔣經國電話邀請共餐,蔣經國告訴馮馮要趕快離開台灣,因為他也無力節制情治單位的作為。美軍覺得事態嚴重,覺得馮馮唯有出走才能保住身家性命,就避開情治人員的耳目,把馮馮密送到美國大使館,美國大使表示可以給予政治庇護,但不會對外公開,也不送他到美國,而是到加拿大,並且要馮馮躲在大使館內不得露面。

    最後,美方將30歲的馮馮頭髮及眉毛染黃,假扮為美國海軍中尉,持有效期一個月的假證件,終於上美國軍艦到加拿大,並且為了立即取得國籍,馮馮放棄加拿大政府的失業救濟,以致馮馮在加拿大只能以拾荒為生,而且拾荒至老。

    馮馮在美軍顧問團的情人後來寄了2500塊美金讓他買房子,馮馮因為有房子,加拿大政府才允許他接母奉養;馮馮的母親到加拿大後,幫人看顧小孩,馮馮拾荒,母子勉強度日。

    解嚴後,馮馮幾次回台灣想平反昔日的冤情,他不求賠償,只要還他清白,可惜當年所有資料全被毀掉,沒有證據,一切徒然,這是他最大的遺憾和傷心事。(坦蕩蕩的馮馮居士

    從閱讀陳凱劭的一篇文章《鳳山招待所》(http://blog.kaishao.idv.tw/?p=3277),開始了解白色恐怖海軍事件,再進一步延伸閱讀,馮馮受難的過程一點一點的凸顯清晰。

    整個事件裡,不只馮馮一人受難,根據中華民國海軍官方的統計,共有1196人因此事遭受拘禁,失蹤及遭處死人數無法統計。因為中華民國國軍方面聲稱此事缺少證據,歷史資料也遭意外燒燬,無法證明曾有大規模屠殺與非法監禁,日後多數申請冤獄賠償案皆遭法院駁回,政府也尚未就此事進行正式調查與平反。

    讀到這裡,內心有股氣憤。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都不會觸碰大陸人士到台灣,被當成匪諜冤枉入獄或不明不白死去的故事。

    每逢二二八時節,只見國民黨與媒體口徑一致的宣傳著,「不要挑起省籍衝突」;事實的真相是,國民黨遷台之初,內部高層權力鬥爭,主動整肅派系,手段更兇更狠更無情,不知多少外省人連判決書都沒有,就被填海槍決。

    明明是無法無天的殺人魔王,卻可以對社會說著「不要挑起省籍衝突」,一副溫良恭儉讓的模樣,真的是「做賊喊抓賊」!他們可曾想到天性純真的馮馮晚年每憶及受迫害的顛沛流離,猶然悲泣難抑!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空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赤子心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