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散步的時候,遇到一位虎科大的教授,我問起他們學校的教授是否有牽涉到假發票案,他說有兩位。他認為也是制度太僵化的問題,像他們跟上面申請十六萬補助費,一般都會砍一點,砍掉又不夠,只好多申請一點。多申請的又有剩,只好找方法消化掉,那是行之有年的制度。像他們這些已經五、六十歲,將臨退休的教授就乾脆不申請這筆補助費,就不會惹禍上身。我問他,這次的查假發票事件對學術界的打擊是不是很大?像你們一切都明哲保身,不是太退縮了,研究就不容易發展。他說,我早就退縮了。

    從上禮拜六開始,我住的地方就開始舉辦「兩岸濟公大會師」的活動,從第一天的剪綵活動開始,每天都有活動。有時是表演鋼管,主持人在舞台上說說重口味笑話,唱唱流行歌曲;有時放煙火,有時繞境。傍晚時分,又聽到鞭炮放的噼哩啪啦響,我說:「怎麼把濟公活佛的盛會辦的像嘉年華會?」小女儿就說:「那這次辦的是『披著濟公皮的嘉年華會』囉!」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 站長的話:

    覺得季菁小女兒回應兩岸濟公大會像場婚喪悲歡秀,是「披著濟公皮的嘉年華會」,很好笑又好貼切,小孩子感受表達最直接,接近真實,媽媽有智慧,連帶女兒小小年紀智慧自然發光。(01-17-2013桂春)

上一篇:最真的取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外省人的後代不叫外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