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法務拿了一份保密協定要我簽核,我看清楚覺得不對,這是中國客戶的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內容完全是保護他們的。我們是供應商,是揭發端,通常是我們要求客戶簽我們的版本,而且我們的版本是保護雙方的。我問他,他說他也是這樣覺得,可是中國區業務主管說中國廠商不可能簽我們的版本。我再問行銷人員,說法一樣。我感覺中國廠商蠻橫無禮,但我們的人做生意也太沒有立場,心中起了不可意,就堅定地說:「要簽就簽我們的版本,這版本我不會簽准。」下午,法務和祕書一起來找我,解釋說簽這份對我們無害。雖然對方不簽我們的版本,中國區業務說他們也不會把重要資料給他們。要給他們時一定會叫他們簽。我這時才領略到中國人的自大和傲慢,以及他們的表面功夫。怪不得我們公司這麼踏實地做,在中國經營近八年,業績卻一籌莫展,沒有成長。

    中午去咖啡屋用藥石的時候,看到兩週前放櫃台前的聖脈文宣,被移到不明顯的角落,而原位置放了一些電影文宣。我就把它擺回去並排著放,感覺這樣的放置更合乎平等心。用完藥石,看到三張桌子玻璃面下空蕩蕩的,就跟店長問說可不可以把文宣放在玻璃面下,他同意了。我把文宣正反面展開之後,發現這是今天做的最有創意的事,強迫推銷,哈!

    晚上,找品保主管談客戶反映的新産品問題處理狀況。在談話的過程,因為時時回來感覺身體,感覺呼吸,體驗放鬆的好處,同時也看到他臉上不放鬆的緊繃。談到一段落後,就問他說:「你現在感覺得到你的腳趾頭嗎?感覺得到你的手嗎?你的肩膀嗎?」他剛開始說有,可是想一想,就說不是很有感覺。

    跟他分享回來感覺身體的重要。因為我們常常會不知不覺間,整個人整個身體都緊張起來,這樣的緊張讓我們身體的功能失調,無法正常運作。

    試著讓他去感覺當下身體的鬆緊,他就看到身體某些部位的痠痛。跟他說觸可意境和不可意境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某些部位都會不自覺地緊起來。回來看身體的鬆緊感覺,讓我們看到自己身心的不鬆,才能調整。

    他就問說:「這樣喜樂還不夠好嗎?」

    「喜樂過頭了就不好,就像high過頭了,樂極生悲。喜樂的時候要看到喜樂的無常,這樣才會進入寂靜的心。」

    接著跟他解釋透過呼吸尋伺身體的感覺,從地水火風到空,身體是空的,心也是空的。心經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的小而無內,大而無外。心最實體的比喻就是空,空是感覺得到,卻摸不到的,心也是一樣。

    跟他談到苦的無我,看到別人的苦,不可能沒有感覺。很多人所以沒有感覺是因為失心,失去他最尊貴的本心、良心。

    「你在要什麼?」這個世間每個人都在要,小到個人、家庭,大到企業、財團、政府,我們都在要我們要不到的東西,要到了以後也不珍惜,還會要得更多。

    他談到巴菲特,說他有顆佛陀的心。他已經要不到更多了,幸虧他能靜下來去看到內心真正的要。所以他要捐出他所有的家産。

    其實,台灣和大多數已開發國家一樣,我們是不虞匱乏的,我們需要與斯土斯民結合的領導人,才得以照見我們真正的要。

    最後,跟他分享什麼才是一個人真正的要。當我們的心寂靜了,我們跟天地間至純至善的力量相接,我們就看到人真正的要是做最真的自己。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不怕麻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真的取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