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道法自然的兩大支柱,提到有同修反應要再重新上「阿含聖典」等師早期的開示,認為那些「比較有次第」….。其實前幾年自己也曾經想要回去「好好的再重新複習」,那時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把那些佛學名相弄清楚記熟」,想說這樣,如果遇到傳統佛教信徒,會比較站得住腳、比較能夠讓對方信服。

    但師的開示推陳出新,總有更多更符合當下國人切身需要的離苦之道,也就沒機會再回去溫習舊的東西。然後,義饒益大大開展了視野,更讓我不再去在意那個需要,尤其,見週遭接觸傳統佛教或儒教者的閉塞保守與世隔絕,更明白,如果一直「嚮往」著「經典」,卻忽略了認識自身所處的社會、當今世界的苦難和需要,那就會跟幾千年來的「中國人」一樣──缺乏批判反省古道統的能力──那麼,再怎麼讀經,恐怕也會像中國那樣,苦了幾千年,還是走不出來,還是在怪列強都要欺負它,永遠的沒自信,也永遠無法了解感受天賦人權的普世價值,只能眼睜睜看著當權派強把人民鎖在防火牆裏跟他一起當鴕鳥。

    師說「當初講傳統佛教經典,其實已有很多的遷就」,事實上,我聽師1996年在台灣巡迴開示的錄音帶(即「阿含聖典」),跟聽師1995在洛杉磯戒光禪寺講的,就已覺得不同:在美國講的比在台灣講的開放許多。那時就有感受到師在遷就台灣的保守。而就算是在傳統佛教的戒光禪寺的開示,要用來宣揚法音也很不容易,因為語言跟著時代演變,但古佛典的字沒變,故而當時我也幾次提到:感覺傳法音像是在做翻譯:將師示再翻譯成一般沒接觸佛教的人也聽得懂、也有在使用的字句。

    沒多久,師開示的語言就越來越現代了,「翻譯」的工作也就越來越輕了,現在,幾乎不需翻譯,要體會法,只需「願意靜下來感受」了。

    「聖脈的教學,是否可以有統一的教材和系統?」也一直都有同修提過,但自己帶過聞思班,了解這個難度,因為每位帶班老師的個性氣質專長背景都不同,即使是同一位,對法的體會感受也是與時俱進的,所以,只能說,每位同修,隨時記錄自己對法義的受用,以備帶班時分享,而這樣的結果,就像師所說,是每一位弟子「透過自己的體悟來詮釋」,也自然非常的多元有不同的特色,可以吸引不同的人。

    此外,也會覺得『做最真最自然的自己』是貫古通今、永久適用的,因為會想接觸宗教或心靈團體,就是因為覺得「假得很難過」、「勉強得很痛苦」了,想要回歸最放鬆最自在不用力的本來面目,這個需求不分年代,能夠呼應當時的這個需求的方法,就是真正的「經典」。

    總之,覺得師這樣的教導,自己是很受用的,前幾天,(好像是)在同修日記上看到的…(師說)「要培養第二專長」,心想:跟了師學後,感覺自己現在不只有第二專長了,第三、第四…竟好像也冒出來了,感覺自己開竅了,以前總是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現在會覺得選擇很多元,因為好多東西都看懂了,就都有興趣了。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道法自然的兩大支柱(2)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怕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