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四晚上,和同修們開法務會議,檢討了上週的一日禪。一止的發言特別令我感動:
    「為了準備此次一日禪,研讀了很多關於二二八的故事,引領時,字句自然湧現。不過,吸收這些苦難故事的後座力,卻在活動結束後的那一兩天,才真正爆發…每每只要一想到潘木枝被槍決後,三子榮三在圍觀人群中往前衝出去抱住爸爸、伸手將爸爸的下巴推回去的畫面,眼淚就潰堤。」
    「以往,我們都太注重技巧,卻忽略修行最大的動力,是苦的衝擊。」
    潘木枝臨死前對兒子說:「好痛!」那痛,真的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心痛。我想,如果,我們允許自己去感受哪怕只是潘醫師所經歷的千分之一的心痛,相信,生命就會有無比的動力,因為,慚愧啊。
    對某些人來說,這或許不是他們所預期的禪修,當下也有很多的不解與疑惑,他們可能選擇不再來聖脈參加禪修,但是,回到各自的生活中,疑惑會激發思考,衝擊會慢慢發酵,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很感恩一止堅定而無畏的示現,當下,我也才意識到,這個社會中的許多人,在戒嚴體制下生活了足足38個年頭啊,對人性的壓抑和扭曲之深!那38個年頭,是我的母親、和所有與她年齡相仿的人,生命中最精華的階段,本應如春季裡的花朵,綻放著多姿而無窮的生命力,卻因為威權體制的綑綁,她們的心意和表達、思考和行動之間,早就失去了暢通的管道,而個體意志和群體規範間,也無法有健康而正常的流動關係。
    這樣的上一代所教育出的下一代,縱使有機會在國外生活,資訊也越來越發達,但許多傳承自父母、祖父母的觀念,卻難以撼動──被妖魔化的人物、被禁忌化的名詞,仍舊是亮紅燈的警戒區,被偶像化的人物、被神聖化的名詞,仍舊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或許,我們能做的,就是打破框架,去撼動那些看似牢不可破的。
    如果,我們不希望在這個社會中能公開談論的,只剩下不痛不癢的八卦、購物、養生和美食,不希望這個社會的道德標準是以和為貴、而不是公理正義,不希望在和諧的表象下,是暗潮洶湧的對立與誤解、充滿恐懼的人人自危、依賴不健康制度豢養的病入膏肓,那麼,我們此刻就要正視那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審查機制,時時刻刻,用真誠無懼的表達,來掙脫假道德真威權施加在我們身上的綑綁。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社區的小媽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成就最清淨無染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