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你沒扞(huānn)過一家,袂曉拍算」,對金錢,我不用花腦筋,因為家裡真正厲害的人物是媽媽,我只負責交給她,讓她作主打算。

    媽媽只有國校畢業,在工廠當女工,刻苦耐勞,黃爸爸是不拿錢回家的,她一人當兩人用(她是白天一份工作,晚上又是另一份工作),領兩份工資。難以想像的是,只憑工廠微薄收入,媽媽居然前前後後經手五棟房子。

    「媽,你怎麼有辦法買房子?」

    「跟會啊!錢就是要轉來轉去,一個月跟三萬塊的會,大概有一萬塊的利息錢,利息錢就夠家用,其他就可以存起來....

    1994年,我從艾德蒙冠捷科技集團)退休,艾德蒙對員工真的不錯,他們遷廠中國,五一還辦個結束晚會,退休後,我閒不下來,又去承啟科技包裝部做兩年,到1996年,就真的退了...。」

    在台灣經濟起飛的時代,媽媽算是幸運,有相當的工作機會可以選擇,再加上個人努力,還遇到幾個不錯的老闆,憑著傳統的投資理財(跟會),媽媽養了一大家子,還能全身而退;同一時間點(1996年),台灣有大批的製造業外移,許多老闆以惡性倒閉方式出走,不肯支付依法應該付給工人的退休金與支遣費,這些關廠失業工人求訴無門,才有「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成立。

    媽媽個性慷慨,很承擔又心量大,對外打拼工作,對內奉養阿嬤阿伯(媽媽雖是嫁出去的女兒,但是,我們家一直是祭拜黃江兩家的祖先,每次拜拜,一定準備兩份牲禮,媽媽當家作主),只要娘家親戚有困難,媽媽就會把房間空出來,讓他們有安身之處;所以,從小的記憶裡,家裡一直有親戚來來去去,舅舅、舅媽、大姨表哥表嫂表妹,還有表姊的孩子寄養好幾年。

    會說媽媽養一大家子,這是真的。她一人工作,養家中基本成員四人(阿嬤、阿伯、哥哥、我),還有那些來來去去的親戚,媽媽又很大手筆,不藏私不怕人吃,總記得家裡買米都是三五十斤。

    不熟悉台語的我,聽到「軟汫(nńg-tsiánn)」這個詞,老覺得很親切,媽媽總是這樣子形容我。也一直想不透媽媽怎麼可以做那麼多事,她是怎麼辦到的?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願意說對不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找尋「台灣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