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出門,跟朋友有約。路上收到訊息,她會遲到,所以,出了雙連捷運站以後,決定步行。轉進小巷弄,魷魚羹、花枝羹的味道撲鼻而來,繼續往前走,再轉個彎,看見幾間小小的店面,沒有招牌,每間店面,都只一架沖床,就占滿了整個空間,它們像是一頭頭疲累的野獸,正在午休,周圍散落著吃剩的金屬碎屑。

    巷裡的路燈,披著百鮮果藤的圍巾,在風裡,靜靜地呼吸著。對街磚造的老房子,在面西北方的那一角,長出一欉欉蕨類外衣,好像在替自己禦寒。

    經過靜修女中,想像著,92年前,台灣文化協會在此舉行創立大會呢!

    如果不是因為這幾年,跟同修們一起填補了台灣史的空缺,大稻埕對我來說,仍會是大橋頭小吃和辦年貨的地方而已吧。了解了前輩們在這塊土地上所做的努力,使我很自然地產生了一種情感上的連結。

    轉進迪化街,沿門牌找到了Echo和強哥的店「簡單喜悅」,大門把手,就是Echo的學長做的超大木頭鈕扣,手觸著,就有股溫厚的質感。

    一進去,哇~美不勝收!強哥很開心地帶我逛了一圈,這個地方,真的是兩位主人個性的延伸,連掛抹布的架子,都感覺得到一種用心的美感。

    進門第一區(一進),是商品展示和販售區,全都是在地設計、在地製作的台灣品牌,或者是由台灣人原創、在他處製作的公平貿易品牌,每一樣產品的背後,彷彿都有一個清楚的信念──這不是金錢和商品的交換,而是生命意義的創造與分享。強哥指著陳景林老師的染布作品說:「喜歡他的東西,因為,真的是文以載道。」

    經過小庭院,到了第二區(二進),是開放式廚房的烘焙學堂,和紀念Echo爸爸的小書房,牆上掛著一張張浮游性有孔蟲化石的照片,是爸爸黃敦友博士畢生的研究結晶。深深地感覺,Echo傳承了爸爸做學問的認真,榮耀了爸爸!

    再拉開門,到了最深處的小庭院。強哥指著後頭磚造的房子說:「那就是榮星幼稚園。緊鄰著我們的右側這棟,也因為是閩南式建築,屬於古蹟,不會更動。」在這個不斷拆除記憶、以換取容積獎勵的城市,能保有一絲絲與過去的連結,竟是一種奢侈。

    Echo為大家手沖了一壺咖啡,不久,我的朋友碧霞到了。

    在大約兩個半小時的時光中,我聆聽的時間,遠遠多過說的,她描述著令她痛苦萬分、卻又難以割捨的工作關係,此刻雖已到達身心可以忍受的極限,然而,下一步,又不是很確定。

    她認為,自己這些年來所付出的,一直沒有受到合理的肯定,也一直被一位主管不公平的對待。提醒她,一個人會對別人不好,一定是因為覺得這個世界欠他,如果他覺得世界對他很好,他一定不會這樣做的。她說她有看到,對方其實活得很痛苦,她也看到,自己太在意外在的東西了。

    我說:和自己內在深處的親密連結,要天天培養啊!妳現在還是有每天練習打坐嗎?

    她說:墊子被我收起來很久了,有時候經過,還會跟它說對不起。

    看到問題點了,當缺乏內在深處的連結,我們每天的生活,簡直就像衣不蔽體地被大風吹、大雨淋、大火燒、地震震。身心多少會失魂落魄,不離離落落也難!

    問她,信仰的價值觀是什麼?

    她說,生命可以很單純,很真誠。

    我說,那就是要讓單純、真誠,成為妳的濾網,過濾外在的資訊。如果沒有這層濾網,就會吃進一大堆無用的資訊。比如說,把對方惡意的言行舉止都吃了進來,囤積在體內,久而久之,消化不良,變成毒素,身心當然無法負荷。回到定課來,當中心線安穩,能量充足,自然會發現,有很多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她看起來,終於開心了些,她說:我記得那個身心清明,有能量的感覺,自己的想法、感受,真的截然不同。就先回到規律的定課來,別急著做什麼決定。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一心尋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陪耄耋老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