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5:30~6:30am 靜坐

    上座前,問自己「你準備好了嗎?」內心沒有聲音,等到感覺頭沈重的時候,心的力道出來,回著「我準備好了」,念頭出現「以心找心」、「心安了嗎?」覺得有些明白了。

    額頭沈重,這是昨天的終點,也是今天的起點,覺得很讚,就是要從原點開始。

    先從頭部開始,一一往下掃描放鬆,感覺清明的力道沒有出來,有昏沈的感覺,改在頸部胸部呼吸,頸部胸部有力氣了,可以撐住頭部,再以中心線為軸心,由上而下呼吸,身姿正了,清明的感覺出來了,再從頭部開始掃描,還是會昏沈,尤其在呼氣的終點,呼完了氣就沒有吸氣的能量,睡著了。

    還是回到中心線,在中心線上來回呼吸,呼吸的感覺放慢,一次次舒緩,感覺整個人更清明後,再用橫剖面調身,感覺頭部可以感覺到的範圍變大了,緩慢循次而下,感覺自然而放鬆的呼吸。

    調身數次後,再回到額頭的緊,能不能從丹田感覺額頭?好像在把脈,從丹田遠距酌量額頭的脈動,試試看。

    鬆鬆的感覺丹田,心更安靜,從丹田感覺額頭,有種從下往上穿透的感覺,可以耶!真的感覺到額頭緊緊的,當下自然而放鬆的呼吸是什麼樣子?呼吸也變緊起來,正好是下座時間,就再回到額頭,感覺幾個自然放鬆的呼吸。

    早晨的靜坐,很平實,不逞強不求多不用力,只是感覺自然而放鬆的呼吸,每口呼吸都小小的,沒關係,慢慢來,身體會慢慢調整,祂會自動歸位的。

    早晨的靜坐,很輕鬆,鬆到若有似無,水過無痕,可是,我知道,身體在作工,在裡面。

    9:00~11:30am靜坐這支香,我準備好了。

    上座後,右盤左盤,總覺得不對勁,渾身的緊繃,老天爺用無常跟我開玩笑,我只管調好身,管好百會中心線,身姿中正,就用自然放鬆的呼吸迎接祂的到來。

    全身表面在緊縮,身體內部像拉筋似的痛,感覺身體內部在重新安裝,好像連器官都移位,背痛就不用說了,還好,骨架還在,中心線還在,我就在中心線上慢慢的感覺一呼一吸,感覺吸氣的提呼氣的鬆,還可以有笑容,感恩老天的禮物,來得好!

    第二支香,調整一下身姿,痛感減少許多,還是不對勁,額頭緊,全身緊縮,中心線不清晰,真的不知道問題在那裡,還是調好身,從額頭開始一節一節的往下掃描放鬆,全身氣脈腫脹,還是迎接無常,盡量的調整中心線,坐姿中正,在中心線上感覺自然放鬆的呼吸,從上到下,感覺呼吸越來越緊(呼吸變成慣性、沒有感覺),放掉呼吸,很放鬆的感覺身體,讓身體自己呼吸。

    身體的呼吸很微弱,在微弱中感覺著吸氣呼氣,還是順著中心線走,走到額頭時,出現陽光海灘的相(彷彿去遊玩一趟),短短一瞬間,睡著了,醒來時,感覺眼前光明,進入短呼吸,感覺鼻頭入中的收縮膨脹,注意力本來在右鼻,慢慢的光明相越來越強,注意力移到左鼻,氣息時有時無,輕輕的感覺,吸氣好清涼,呼氣好溫暖,亮度轉強,就在注意鼻頭時,身體似乎變鬆了通了,氣脈緊縮的感覺也變流動了。

    就在感覺時,磬聲把呼吸量拉出來,頓時變成全身呼吸,還是覺得吸氣好清涼,好舒服。

    1:30~4:30pm 午後第一支香,身體睡著了,醒來後才開始用功。佈達:我準備好了。

    調中心線,感覺調身的步驟越來越熟悉,很快坐姿沈穩,坐墊卻塌了下去,用腰在支撐,下盤是緊的,不知如何調整,呆呆的數息。忘記可以好好的感覺下盤的緊,尋錯了。

    第二支香,調整高度,再開始用功,佈達「綿密觀息,每個呼吸都要有感覺」,調身的部份蠻快的,很想照顧每個呼吸的品質,但是,注意力出現呆滯的現象,心有餘力不足,注意著吸氣、呼氣,就是不夠鬆,進不去,想著「要不要身體動一動活絡一下?」再轉念,「腦筋動一動好了」,想像自己像個小頑童,左邊動一動(感覺左半邊),右邊動一動(感覺右半邊),臀部動一動(感覺尾椎)….,就這樣前後左右搖搖晃晃,有活力了,注意力活絡了。

    再繼續用功,注意力在中心線,綿密的感覺每一個呼氣吸氣的感覺,每一口呼吸都是第一次的感覺,腿痛來訪,在痛中繼續呼吸,注意力在中心線,左腿抽痛,跟痛有距離,反而可以感覺痛的變化,好像一條筋在拉緊做矯正,有幾個部位如圓球般腫大,大概是氣滯,然後,痛化成一股熱流,真的是「痛快」,痛一陣一陣襲來,無礙,我在中心線很專心的品嚐吸氣呼氣,同時覺受好幾個境界,真的好神奇。

    痛過去了,還是繼續感覺每一口呼吸的滋味,很平實。

    今天聽了一無的引領,「那一天,我要研發一道初禪的菜,大家吃了都解脫證果」,言語間,感覺到他對師對法對同修對世間有很深很深的愛,深深感動。

    6:00~9:00pm靜坐

    自然放鬆的呼吸,跟身體很貼近,每個觸都是零抗拒,喜捨心(不知道),很仔細的感覺呼吸與身體的互動,就這樣練習三小時。幾度進入短呼吸,印象最深的最後一次,感覺已經快要敲磬了,才剛從一個短呼吸出來,問自己,「接下來呢?」,「調身啊!重新開始,也要把握時間!」。

    隨即調中心線,幾乎不用調身,長呼吸馬上出現(往常都要調好一陣子),很認真的感覺長呼吸的過程,又進入止息,也是很仔細的感覺觸點的起伏,收縮膨脹,感覺從觸點到丹田,跟著跟著跟著,又從止息出來,額頭很緊,把握機會,用呼吸感覺額頭的緊,正感覺時,突然額頭變高了,高到有一個人的身高,也是很認真的呼吸,感覺呼吸與額頭的接觸,感覺隨著呼吸,額頭居然又加高了….好像一個境界接著一個境界來,措手不及,我就是緊緊的跟著,看盡風光無限。

    磬聲響起,眼前回到一片黑暗,額頭不再緊縮,而我依舊是感覺自然且放鬆的呼吸,三個呼吸後下座。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這幾天願望許個不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自家製杏仁奶